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观后感(四)

“开个玩笑而已,”博士耸了耸肩,他走上前给了Tony一个拥抱,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再次见到你很高兴,Tony。”

“Well,Science bros。”Tony笑着说。

博士放开手,对站在Tony身后一脸羡慕的Peter温和地笑了笑,伸手道:“Peter,我是Bruce·Banner,谢谢你在照顾Tony。”

Peter的脸又红了,他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的汗,然后和博士握了握手:“呃,博士您好,我是Peter·Parker。”其实他还想说他才刚开始,但一种奇怪的类似于骄傲的感觉制止了他,他偷偷瞥了一眼Mr.Stark。

Tony正双手插兜看着他们,眼睛里全是愉快的光。他抽出一只手搭在博士肩上:“嘿,这可是我选择的人。”他挑了挑眉。

Peter感觉有什么在自己的脑海里炸开了,让他整个人都热烘烘的。

博士放开手,推了推眼镜:“Tony,我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他眯了眯眼睛,“包括你的PTSD为什么还会再犯。”

Tony瞥了一眼Peter:“跟年轻的英雄说这些会影响他对职业的判断的。”

博士摇摇头:“Tony,他也需要知道。”

Tony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Peter和Banner紧张地看着他。在伟大的钢铁侠数清自己脚下的地上有几棵草后他终于抬起头耸了耸肩:“好吧。”

博士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个笑容一直持续到他坐上直升机,看到坐在驾驶座上一脸兴奋的Peter。

“Tony?”他失声叫道:“你居然让一个未成年人开直升机!”

“他可是Stark亲手教出来的,”Tony抗议道:“别怀疑我,更别怀疑他,好吗?”

Banner认命地点了点头,现在他只能控制Hulk不要冲出来毁坏直升机,他可不想带着两个人跑回纽约。

Peter启动了直升机,他的动作至少在脑海里演练了十几次,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刚学会的样子。Tony扬了扬下巴,坐在后座的博士松了口气。

他靠在椅背上放松自己,然后说:“Tony,你可以开始了。”

Tony犹豫了一下,尽力组织好措辞:“就是法案的事情,我们意见不同,就打了一架。很幼稚,对吧?”他笑了一下,“Cap的人去了瓦坎达,他们是劫狱出来的,T’Challa那里比较安全,我留在了纽约。”

“PTSD。”

“嘿,别着急,我正要说。”他顿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去了西伯利亚,发现冬兵杀了我父母,我和他们打了一架。”

“冬兵想扣出我的反应堆,Cap把它砸碎了,你知道我很讨厌别人碰反应堆,即使它现在不在我身上了,这让我想起那个该死的糟老头拿出我的反应堆的时候。不过我也没吃亏。我留下了冬兵的机械手和Cap的盾牌。”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Rhodey可能需要和机械臂差不多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帮个忙。”

博士沉默了一会儿,Peter打开自动驾驶系统,靠在椅背上。Tony盯着自己的手指。

“我会帮你的,”博士说:“不止Rhodey的事情。”

“不,Bruce,我希望你能专心对待Rhodey的事情,”Tony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他是我最对不起的人,这场内战本来不应该发生,我早该知道的,我不应该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Tony,”Banner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顿了一会儿,只能干巴巴地说:“这不是你的错。”

Tony摇了摇头。

Peter小心翼翼地问道:“Mr.Stark,那个该死的糟老头是谁?”

“嗯,一个曾经属于SI的人,他曾经是我最信任的发言人,他想要SI,还想要Mark系列,”Tony耸耸肩:“但他失败了,没人能从Stark手里抢走东西,更何况一个糟老头。”他语气轻松,甚至还带了点玩笑的意味。

Peter一点都笑不出来,他的喉咙好像被什么哽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愣愣地看着仪表盘。

Mr.Stark也曾信任Cap,至少在所有被直播过的战斗里是这样。

Tony眨了眨眼睛,他本能的不喜欢这种寂静,于是他问道:“Banner,你今晚要和我们一起睡吗?”

“什么?”Banner努力压制住Hulk。

“你不是想了解PTSD的情况吗?”Tony懒懒地说:“放心,我的床睡得下三个人。”

可怜的博士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能指了指Peter:“你不介意吗,Peter?”

单纯的为了Mr.Stark好的年轻人摇了摇头:“不,Dr.Banner,我也希望Mr.Stark能赶快好起来。”

博士觉得自己被扔在了世界的角落。等他回到大厦看到摆在桌子上作为午餐的一大盆草的时候彻底失望了,他捂着脸呻吟道:“你们每天就吃这个?”

“不,Dr.Banner,这是Boss和Mr.Parker的,”Friday礼貌地解释道:“他们早晨吃了芝士汉堡,在Miss.Potts面前发誓要健康饮食。您的外卖正在路上,请稍等。”

Banner看着表情绝望的Tony,心情舒爽,甚至连晚上要睡在Tony床上这件悲惨的事都被丢到了一边。

Peter还没从直升机上得到的信息里缓过神来。他现在的心理很奇怪,他崇拜的Mr.Stark,在他面前用最满不在乎的口气说出了他遇到的一切。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拿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星星,它散发着漂亮的光,但它的背后全是深深浅浅的疤痕,而他不知道为什么无法丢弃这颗星星。

Tony是只猫,他在最不设防的时候被狠狠地捅了一刀,在柔软的腹部,后来他慢慢地养好伤,用毛皮小心地遮掩好。但他开始在别人靠近的时候张牙舞爪,很多人因此退缩了,他以为留下来的人一定是最好的,于是他翻出肚皮,露出最柔软的一面,然后再次被捅了一刀。那人可能看穿了他虚张声势的样子,却没看见他的曾经的伤。

Peter是幸运的,他一开始就被告知这只猫有伤,他想帮猫养好伤,但他得一点点摸索伤口的位置。

“Underoos,你还好吗?”Tony的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不想吃这盆草,”他顿了一下,“还是在想直升机上的话?”

Peter抬起头,看见Tony耸了耸肩:“如果是后者,那些早就过去了,如果是前者,”他眯了眯眼睛,把声音放低威胁道,“别忘了你跟Pepper保证过什么,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吃草。”

“我会陪您一起的。”Peter连忙回道,他立刻用叉子插了颗草塞进嘴里,然后看着Tony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Peter,你不用这么认真。”Tony笑得很开心:“Stark可不能让一个正在长身体的未成年人营养不良,如果某一天的新闻是‘蜘蛛侠出任务因营养不良晕倒’,嘿,这绝对是Stark的耻辱。”

Peter红着脸抓了抓头发。

然后他开始在Tony旁边坐着吃那些至少比草有味道的食物,Tony眼神幽幽地看着他:“Peter,你不打算跟我分享一点吗?”

Peter严肃地摇头:“Mr.Stark,您的身体比较重要。”

Tony面无表情地咽下一盘草,带着两个吃的非常满意的人走进实验室,他觉得自己脸上都要冒绿气了。

Bruce的眼神在看到机械臂的那一刻有些微妙,但还是认真的研究了他。他通过Friday了解了Rhodey的情况——更何况旁边还有更了解的Tony,他们在实验室里讨论了一下午可能性,然后把话题转到了蜘蛛身上,Tony企图利用柔软而坚韧的蛛丝。

Banner叹了口气,他眼神温和而坚定的看着Tony:“我们会成功的。”他安抚地笑了笑,“Tony,我们会成功的。”

一直紧绷着的Tony突然放松了下来,他扬起一个笑容:“是的。”

博士觉得如果这一天晚上他们没有睡在一张床上的话简直是完美的一天。

Tony窝在两人中间,Peter和他面对面躺着,Banner背对着他们,催眠自己快点睡着。庆幸的是他成功了。

Tony猛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有Peter揽着他,安抚地抚摸着他的背。Banner在身后睡的一塌糊涂,甚至还在打着小呼噜。

他和Peter对视了一眼,突然轻笑了出来。

他回到人间了,他们知道。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换只手机,再换台电脑,卡成这样好气哦,气成河豚。

评论 ( 9 )
热度 ( 228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