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冬铁】Here I’m waiting

@麋鹿 又一次偏题了,对不起小天使。


Bucky抱着双臂,站在实验室门前看着里面交谈甚欢的Steve和Tony,眼睛里的委屈快实质化的溢出来了。他们不应该这样的,他想,至少Tony不应该抛下他刚交往了两个星期的男朋友跟一个金发大胸的叔叔待在实验室里,动作激动地像是要扑倒对面人的怀里。

Steve微微侧身,Tony的视线越过他,看到了站在实验室外看不出表情的Bucky。好姑娘贴心地打开门,Tony歪着头看着他:“Bucky,为什么不进来?”

“我在等你,”Bucky的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你和Steve聊得很开心。”

“嘿,我给我的男朋友最高权限可不是让他等我的。”Tony冲他眨眨眼睛。

Steve在自己发小无声地催促下挠了挠头发,转身走出了实验室,他出门前还故意冲Tony眨了一下眼睛:“记得我跟你说的吗?”

“当然了。”Tony挑了挑眉。

Bucky更不开心了,他看起来像极了一只不爽猫。不爽猫把自己的金属臂搁在工作台上,盯着小胡子男人找工具的背影问道:“你跟Steve说了什么?”

“Well,一些关于你的事情。”

“Steve刚刚跟你说了什么?”他忍不住问道:“是什么秘密吗?”

Tony好像回忆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轻轻地笑了出声:“只是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他转过身来看着Bucky,“比如七十年前有些人为了泡到布鲁克林最辣的妞在人家门口蹲了足足三天。”

Bucky僵着脸,语气无辜:“啊,是吗?我都不知道这是谁。”他现在分外感谢自己的冰冻后遗症还没有好,这样Tony就无法从他的脸上读到他的想法。

Tony挑了挑眉:“如果你知道的话告诉我他的名字,Stark会亲自教他该怎么泡妞,”他骄傲地笑了笑,“至少在这种事情是我还是有把握的。”

Bucky心里更不爽了,他突然想起Tony睡过的女人可能比自己见过的都多——毕竟军队里没几个女人,他在冷冻柜的七十年里也没见过女人。

Tony憋着笑敲了敲他的金属臂,假装认真地问道:“这样会疼吗?”

Bucky委屈巴巴的,他觉得Tony应该来安慰一下他,比如坐在他腿上,主动的来一个热吻。但他的冰冻后遗症阻碍了信息交流,他只能委屈巴巴地说:“还行。”

“唔,看起来只需要例行维修就可以了。”Tony严肃地说:“不要急,很快就好了。”

Bucky看着他柔软的发顶,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然后在Tony之前开口问道:“Tony,你刚刚和Steve,还聊了些什么吗?”

Tony低下头勾了勾唇角:“Steve讲了一些你的小故事给我,”他抬起头,“简直刷新了我对你的认识。”

“哦,是吗?”Bucky在一瞬间重新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直接问我,Steve讲的故事总会有些主观色彩,你知道的,道德标杆。”

“可你连在人家门口蹲了三天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我想起来了,那个是我,”Bucky语速极快的说:“我只是需要一小段反应时间。既然是你把我从冰冻中拉出来的,我就应该由你负责,不是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Tony合上金属板:“现在你可以去做你想做事情了。”

Bucky一把把他的手按在工作台上,在Tony惊讶的眼神里吻住了他。他的右手抚上Tony的腰,暧昧地揉捏着。

“Tony,”Bucky咬着他的耳垂说:“你把Steve的最高权限收回来好不好?”

Tony偏了偏头,试图躲开那些潮湿的气息:“Bucky,Steve是复联的领导人。”

Bucky舔了舔他可爱的耳垂,声音委屈地说:“那如果只有你和他在工作室的时候,不准谈的那么开心。”

Tony推着他的胸口瞪了他一眼。

Bucky的嘴唇蹭着他的额头:“Tony,你是我的,我只有你了。”

Tony仰头吻住了他的唇。

Bucky觉得自己多说两句也许可以哄Tony今晚让自己为所欲为,但Stark明显看穿了他的意图,他亲了亲Bucky的唇角,微红着脸低声说:“在工作室等我,或者去训练室。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

想起刚刚叔侄交谈甚欢一幕的Bucky果断地坐在工作室的角落,安静如鸡。

事实上“晚上再说”这种不确定的说法总是最没用的,Bucky在卧室等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意识到Tony又一次沉溺在实验室里,甚至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在床上等他的男朋友。

穿着宽松的睡衣的Barnes中士用最高权限打开了工作室的门,毫不客气地抱着还在工作中的Tony走向实验室,期间还收获了Steve惊讶的眼神和Clint憋笑到扭曲的脸。

“Bucky·Barnes!”Tony叫道:“你怎么可以在让我在小肥鸟面前丢脸,他会用这个嘲笑我一周的。”

“Tony,”Bucky打断了他:“我等了你一个小时。”

Tony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他撇了撇嘴,低声嘟囔道:“还有五分钟我就能把它做完了。”

Bucky沉着脸,Tony凑上去乖乖地亲了他一口:“我中午才想到的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

Bucky看向他的眼睛:“Tony,我最喜欢的是你。”他脸上的表情很适合说正事,看起来像是在宣誓,“所有的东西都不及你。”

“好吧,”Tony歪了歪头,他跳下床,冲Bucky眨了眨眼睛:“等我洗完澡,我们来一炮怎么样?”

Bucky仍然顶着他说正事专用表情说:“我们可以在洗澡的时候就这样做。”他吻着Tony走进了浴室,两个小时后他抱着已经快睡过去的Tony出来,擦干他的小卷毛后吻了吻他的眉心,抱着他安心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他收到了让Tony忙到昨晚的罪魁祸首,一个可以安装在金属臂上的感应器。

“这个能让我知道战斗的时候你在哪里,包括你的身体状况怎么样,”Tony解释道,他顿了一下,轻声道:“我可不想看到你受伤。”

Bucky一把把它拍在了金属臂上,冲Tony努力地勾了勾唇角。

Tony的呼吸滞了一下,昨天他和Steve聊天的时候,Steve曾提到过Bucky的笑。布鲁克林小王子的笑里盛满了温柔,他笑的时候仿佛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布鲁克林的少女说。

Tony眨眨眼睛,凑上去亲了亲Bucky的唇角。

战斗是复仇者们生活的一部分,纽约似乎贴了一个“快来打我”的标签,每次都幸运地被选为主战场。Tony操纵着战甲,Friday在监控战场的同时接受着来自感应器的信息。

“Friday,Bucky那边怎么样?”

“很好,Boss,Barnes中士的身体素质比您的好很多。”

“好姑娘,我可不是让你分析这些的,”Tony说:“你的战斗方式分析系统呢?”

“他们的敌人也比您的容易对付一些。”

Tony撇了撇嘴,开始专心清理自己的主战场。

例行骚扰很容易解决,也没有什么人员伤亡,但满身硝烟味的Bucky还是有点担心。他讨厌战争,复仇者们都讨厌战争,如果不是那些挑起战争的人,他们更愿意坐在农场里,看着满地乱跑的家禽看上一整天。

Tony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怎么了,士兵?你受伤了吗?但感应器没有告诉我。”

Bucky摇摇头:“不,Tony,我很好。”他摸了摸Tony的头发,钢铁侠合上了面甲,拒绝在不怕死的无人机下丢脸。

复仇者们点了一大堆外卖,扫地机器人忙的转来转去,Tony看着好笑,忍不住踢了踢它。Bucky悄悄地松了口气。

但他放松的太早了。Bucky在一片漆黑里被怀里的人过于沉重的呼吸惊醒,Friday微微调亮了光,让他能看到Tony额头上的汗珠。

“Tony?”他小心翼翼地叫道。

Tony仍旧被困在梦境里。

Bucky知道Tony有严重的PTSD,他甚至知道他会在梦境里看到什么,那些一望无际的死寂和绝望。Bucky只能把他抱在怀里,一遍一遍地亲吻着他的额头,试图把他唤醒。

“Tony?”

Tony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大大的眼睛里全是自责和绝望。

“Tony,没事了,我在这里。”

Tony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往温暖的地方缩了缩。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看着Bucky勉强笑了笑,有些歉疚地说:“我吵醒你了?”

Bucky看着他的眼睛:“Tony,我在这里,你没有伤害任何人。”

Tony闷闷地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说:“Bucky,我只有你了。”他抬头看着Bucky,“我只有你了。”

“我知道,我永远在这里,”布鲁克林小王子终于露出了他的笑容:“我是你的,我在这里等你。”

Tony长叹了一声,他沉默了一会儿,问道:“Bucky,你现在困吗?”

“超级士兵需要的睡眠不多,Tony,我只是想陪着你。”

“Well,”Tony露出一个笑容:“那我们来做吧,”他看着Bucky,重复道,“我们做吧,让我知道你需要我。”

“我需要你。”Bucky毫不犹豫地吻上了Tony的唇。

然后他们做了个爽。

第二天半瘫在床上的Tony还在呼呼大睡,Bucky捏了捏他的鼻尖,在他朦朦胧胧的眼睛里问道:“Tony,你把你的戒指放在哪里了?”

Tony迷迷糊糊地指了指置物柜的顶端。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准备求婚的戒指已经戴在了Bucky手上,他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眨了眨眼睛。

“我是你的,Tony,”Bucky说:“你也是我的。”

Tony正准备感动。Bucky补充道:“所以以后不准你和别人两个人待在实验室里,尤其是Steve。”

训练室的Steve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评论 ( 10 )
热度 ( 256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