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杜铁】You Know Who I Am

@Nanananana 对不起小天使,每次看到ANAD铁我都只想污他。


Doom从梦里醒来,他的手指动了动,没有感觉到熟悉的令他感到安心的温度,他有些焦躁。他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开始寻找那个熟悉的影子。但房间里连他熟悉的气息都没有,他才想起来Tony前两天回大厦继续他的工作了。

去他妈的工作,Doom站起来甩掉身上的睡衣。一周前他玩一个新魔法的时候不小心影响到了自己,让他变得有些易怒。Tony还嘲笑过这是“怀孕反应”。

Doom冷着脸换好衣服,直接传送到了复仇者大厦。现在是凌晨两点,实验室的灯还亮着。Doom觉得自己更暴躁了,他打开实验室的门,咖啡混合着金属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紧身衣的背影。

在实验室为什么还要穿成这样?他几步走过去,在Tony惊讶的眼神中抱住了他——的战甲。哦,该死的隐形战甲。

“Doom?”Tony挑了挑眉:“Well,让我猜猜是什么让伟大的毁灭博士这么慌张?”

“慌张?”Doom眯起眼睛:“我一点都不慌张。”他强硬地剥掉Tony身上的战甲,从身后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柔软的颈窝里,问道,“为什么你现在还在实验室?”

“这是我的大厦,也是我的工作。”

Doom“哼”了一声,他维持着这个姿势把两人传送到Tony的卧室,然后把Tony压在了床上。

“Doom?”

“陪我睡一会儿。”他翻了个身,闭着眼睛吻了吻Tony的额头。

身上还满是金属味道的Tony不安分的动了动,被Doom打了下屁股。他看着Doom的脸——说实话,他摘掉面甲后的这张脸长得还不错,还是闭上了眼睛。

Doom闻着熟悉的味道终于缓解了内心的暴躁。

第二天Doom在他皱巴巴的西装里醒来,怀里还蹭了一个穿着紧身衣的钢铁侠。他撑着头,看着Tony的睫毛颤了颤,一点点睁开了他蓝色的眼睛。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Tony的语气像极了发现自己的一夜情对象没有在太阳升起之前离开。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Doom的语气不太好。

Tony极轻地咕哝了一声:“每次我醒来的时候你都不在。”

听起来有点像是抱怨。Doom被这个认知弄得又有些开心,他吻了吻Tony的眉心。

Tony看着他突然明媚起来的眼睛挑了挑眉:“Well,Dr.Doom的怀孕反应看起来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他把手放在Doom的腹部,揶揄道,“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能变大?”

Doom握着他的手把他按在床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再怎么说怀孕的也应该是你。”他满意地看到Tony的耳垂变得红通通的。

Tony翻了个白眼,从Doom身下钻出来,转身抱着双臂看着他:“还有事吗?”

Doom抿了抿唇,他直接把自己传送回了自己的卧室。

Tony莫名其妙地被强制性抱着睡了一晚,现在又被自己的男朋友丢在卧室,这一切简直荒唐极了。Tony冷冷地“哼”了一声,决定一定要研究出魔法的干扰装置。

四个小时后专心写公式的Tony再次被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Friday还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晃着腿念新闻:“Victor von Doom突然消失在会议上。”

小姑娘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家Boss身后的当事人,明智地把实验室空给了他们。

“Victor,”Tony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亲爱的,魔法的事情你可帮不了我,”Doom在他的后颈蹭了蹭:“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魔法的副作用过去。”

Tony皱着眉:“但很明显,这些副作用阻碍了你的工作。”

“你指的是那些无聊的会议?”Doom挑挑眉:“别忘了连我最轻声的呼吸都是Latveria的法律,我在会议上突然消失的后果不过是他们觉得惹恼了我,然后想办法补偿我。”

Tony轻轻“哼”了一声。他转过身,手拍在凶名在外的毁灭博士的脸上:“这不是你打扰我工作的理由。”

Doom耸耸肩:“Well,你会有工作时间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在旁边玩一些新魔法的话。”

Tony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别玩哪些毁灭性的魔法,”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也别玩加重副作用的。”

Doom亲了亲他的侧脸,放开了他。

Tony继续写公式,但他注意力已经没办法完全集中在自己的事情上了,Doom在他的实验室里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但他看不到结果是什么。

Doom在实验室里度过了他自受副作用影响以来最愉快的一天,他甚至偷偷用魔法渗透了实验室的每个角落,这样他就能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感知到Tony在干什么。

然后他接到了来自首相的电话,可怜的首相站战战兢兢地说:“Dr.Doom,对方希望能在今晚解决问题。”

Doom皱着眉,他瞥了一眼工作中还偷偷瞄他一眼的Tony,说:“可以。”

他走过去,环住了一脸“关我什么事”的Tony的腰。

“嘿,”Tony的语气有些不快:“别来打扰我的工作。”

Doom直接堵住了他的嘴。Tony被按在他写了一天的公式上吻得七荤八素,好姑娘贴心地帮他做了备份,以免一会儿Boss回过神来会因为混乱的公式想把她捐给社区大学。

Doom亲完Tony之后捏了捏他的腰,干脆利落地把自己传送回了会议现场。

会议现场有点乱,首相在看到突然出现的Doom时眼睛亮了一下,就像打不过别人的孩子看见了自己的家长,顿时底气十足。Doom在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他们怕他,却又不得不仰仗他。

他懒懒地坐在椅子上,抬眼看着对面派来的代表:“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谈不成就别谈了。”

对面的人似乎在不断的发抖,他声音激动地说:“谢谢Dr.Doom。”

一般来说,天才的政治家Doom绝对不会在谈判的时候无故表现出自己厌烦的心理,他更擅长用一些小动作给对手压力,但该死的副作用严重影响到了他对情绪的控制,他的不耐烦完全表现在了脸上和声音里。

这场会议因为Dr.Doom单方面的怼人行为被硬生生拖到了五个小时,期间穿插了对方无数次的讨论和妥协,Doom看着首相签完协议,心里的焦躁越来越重。

他在Tony的实验室种下的魔法越来越弱,直到时有时无。如果不是因为魔法的副作用,就是Tony离开实验室去了他不知道的地方,但无论是哪一个都令他感到心烦。

冷着脸结束了会议的Doom先去了Tony的实验室,毫无意外地只看到了兢兢业业的好姑娘,好姑娘看起来有些紧张。Doom确定了自己的魔法仍旧有效后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他的房子里冷冷清清的,隐约还留着那人身上的金属味道。

Doom把外套扔到一边,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皮肤冰冷而僵硬,他皱了皱眉。

“Dr.Doom,听说你的怀孕反应还是很严重。”

Doom反手抓住他的手让他无法退开,然后毫不客气地吻了上去,很庆幸Tony没有戴面甲。Tony的气息总能让他平静下来,他的吻慢慢由激烈变得缱绻,Tony眼角红红地瞪着他。

“有什么事吗?”Doom镇定地看着他。

“Well,我做了一个新的魔法干扰装置,想找你试验一下。”Tony在这件事情上从来都不隐瞒。

Doom犹豫了一下,考虑到如果直接说出“实验室的魔法他都没有发现”这个事实很可能会失去主动的Stark,于是他点了点头:“可以。”

Tony显然很满意,他捏了捏Doom的手心:“现在带着我传送回大厦。”

“不,Tony,这件事可以推到明天,”他挑了挑眉:“现在是睡觉时间。”

Tony撇了撇嘴。

“就不怕我没认出你?”

“怎么会,”Tony耸耸肩:“You know who I am,你总是知道。”

Doom笑着吻住了他,觉得魔法的副作用彻底消失了。

评论 ( 5 )
热度 ( 154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