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冬铁】你又偷吃甜甜圈了吗

ABO预警,冬A铁O。高铁上写的,大概OOC严重。


如果不是有一次他半夜被饿醒去冰箱翻李子吃,他和Tony的关系到现在大概也是在遇见打个招呼、定时维修手臂停留着。他走进厨房,碰到了叼着甜甜圈和Friday聊天的Tony。其实这种场面有点尴尬,百岁老人Bucky·Barnes和钢铁侠Tony·Stark面面相觑,然后Tony咬了一口甜甜圈,面无表情地说:“不要告诉Cap。”

不要告诉Cap,这句话有点扎心。在他和Tony的关系停滞不前的同时,他的好兄弟已经不动声色地回到了鸡妈妈的岗位上,最扎心的是Tony还毫无障碍的接受了。

“放心。”他干巴巴地回道:“我不会告诉他的。”

Tony松了口气,他刚想走过去拍拍新晋“好兄弟”的肩,顺便许诺给他一些金属臂的小零件当封口费,就听到Bucky一本正经地说:“但你偷偷吃甜甜圈确实不对。”

Tony愣了一下,在他以为在达成“一起偷吃过”成就之后,Bucky仿佛要升级为另一个鸡妈妈。于是他认真地解释道:“这只是维持我的正常能量所需,毕竟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

Bucky皱起眉:“你工作了很长时间?”

“呃,只是比平常稍微长了一两个小时,不过这不影响什么,只是会有些饿,”Tony皱了皱眉:“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晚还出来找吃的东西?晚餐没吃饱吗?”

Bucky其实很想捏捏自己脸上的肉大声说:“都是为了这个啊。”但他还是忍住了。Barnes中士换上高深莫测的表情,回答道:“嗯,晚上的训练比较耗费体力。”

Tony露出同情的眼神:“你辛苦了,Cap的训练确实很累。”

Cap的训练?什么时候Steve开始背着自己偷偷跟Tony交流感情了?Bucky抿了抿唇,决定不能落后,毕竟他已经在冷冻柜里单身了七十年,一回来就看见了这个有着一双焦糖色大眼睛的小胡子男人。

“如果你觉得Cap的训练太累的话,我可以代替他。”Bucky一脸正直的提议道。

Tony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来。如果训练他的人变成了和他一起偷吃过的Bucky,那就意味着他们之间有小秘密,他们形成了相互牵制的关系,不用担心被训练的太惨,说不定他们还可以一起光明正大的加餐。

自觉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生活方式的Tony点了点头,Bucky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李子,捧在手里冲Tony点了点头:“我会去和Steve说。”

简直太好了。Tony想,大概只需要几个李子他就能收买Bucky了。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错的离谱,冬兵在碰到正事时和他的好兄弟一样不留情面。Tony带着拳击手套,特别想一拳揍上那人看起来很纯良的脸,Bucky一脸无畏地摊了摊手。

“说起来,”Tony把手搭在Bucky肩上,一副好兄弟的样子:“训练完之后我们去加餐怎么样?”他眨了眨眼睛。

Bucky被他眼里是闪过的流光晃了一下,随后义正言辞地说:“不行。”

Tony的眼神可怜兮兮的,充满了控诉。Bucky挠了挠头,觉得这样是有点不人道,看起来和鸡妈妈Steve没什么区别,于是他想了想,补充道:“可以喝一些果汁。”

谁要喝果汁啊。Tony冷着脸抗议道:“我要吃甜甜圈。”

“Tony,”在Tony以为自己又要收获一个拧着眉头讲道理的鸡妈妈后Bucky说:“只能吃半个。”

堂堂钢铁侠因为这句话差点欢呼雀跃,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拍了拍Bucky的肩膀,一脸欣慰地说:“很好,不愧是和我一起偷吃过的好兄弟。”

Bucky的眉头狠狠地跳动了一下,这可能是他面瘫以来面部情绪变化最激烈的一次。Tony挑了挑眉,一手按在他的后颈猛地凑近了他,Bucky被他突然凑近的大眼睛惊了一下,他在世界焦糖色的光里咽了咽口水,然后按上了Tony的后颈。

Tony一把把他的手拍了下来,Bucky才想起来Tony是个Omega。他不自然地笑了笑。倒是Tony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别紧张,我只是不太习惯而已。”

Bucky抓了抓头发。Tony是个Omega这件事在大厦里不是秘密,但也没有几个人会在意,除了Friday会定期提醒Tony用抑制剂。他们谁都没有闻到过Tony信息素的味道,即便是曾经和他在一起的Pepper,或者训练他时间最长的Steve,Clint还因此猜测过Tony是不是因为信息素的味道太淡才会平静的度过这么多年。

“在想什么?”Tony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Bucky一把抓住他:“没什么。”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触电般的放开了Tony的手。

Tony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们一起愉快地打开了冰箱,Tony把手伸向了诱人的甜甜圈,Bucky看着他咬了一口,然后伸手劫走放进了自己嘴里。

Tony发誓他一定会讨厌Bucky很久的,尤其是在深夜被Bucky在冰箱前当场抓获的时候,几乎每一次,Bucky都会用一种无奈而近乎宠溺的声音说:“Tony,你又偷吃甜甜圈了。”

但这个誓言在几周后Bucky受伤的时候就被打破了。Bucky凳子上,他皱着眉一点点翻开破破烂烂的金属臂,问道:“你在挡的时候不疼吗?”

Bucky吹着飘到嘴边的头发:“其实还是挺疼的,你做的金属臂在神经连接上比九头蛇的好很多。”

“所以你替小女巫挡下了攻击就想试试神经连接怎么样?”Tony皱着眉:“Vision不会让他受伤的。还是你也喜欢小女巫?说实话,Stark对你的忠告就是不要对正在谈恋爱的未成年人出手。”

Bucky摇了摇头,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不想再看到别人因为我受伤。”

Tony眨了眨眼睛。

“这次的敌人是九头蛇的余党。”

Tony挑起一边的眉:“但他们不是冲你来的。”

Bucky摇摇头,他突然抱住Tony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上:“我不想再看到别人受伤,Tony,我很抱歉我伤害过你,无论是你还是你的父母,我不想再伤到任何一个你重视的人。”

Tony沉默了一会儿,他慢慢伸手摸了摸Bucky的头发:“那些都过去了,Bucky。”

Bucky抬起头看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后怕和悔意。Tony吻了吻他的额头:“你也是我重视的人,我不希望你受伤,无论是金属臂还是哪里。”

Bucky闷闷地应了一声。

Tony眨了眨眼睛,问道:“说起来,你为什么会觉得小女巫是我重视的人?”

“我们都看得到,Tony,你为我们做的事情我们都知道,”Bucky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为小女巫做了一些控制能力的装置,你甚至还帮她联系了X教授。”

“Well,我只是不想让她毁掉我的大厦罢了。”Tony撇撇嘴:“而且Charles算是我的老朋友,我只是在聊天的时候随口提一句而已。”

Bucky吻了吻他的颈侧。

Tony不自在地推了推他的额头:“我还没有帮你修好金属臂。”

Bucky在心里遗憾地叹了口气,还是乖乖地放开了他。Tony认真地重新帮他装好金属臂,调试了部分功能,然后连接好了神经。他小心翼翼地在上面敲了敲,问道:“会痛吗?”

“有感觉,但不是痛。”Bucky耸了耸肩:“Tony,我是个超级士兵,不是易碎品。”

Tony翻了个白眼:“看起来新的金属臂还不错,你可以去训练室了。”

Bucky顿了一下,然后他皱起眉头,问道:“Tony,你又偷吃甜甜圈了吗?”

Tony感到莫名其妙:“我发誓我没有,嘿,现在我们还没有训练好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无时无刻不想着甜甜圈的人吗?”

Bucky露出怀疑的表情。空气里甜甜圈的味道越来越重,最后完全爆发出来,Tony脸颊通红,Friday镇定地解释道:“Boss,您的发情期到了。”

Tony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他撑着额头力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好姑娘,我的抑制剂呢?”

这简直是对面前的Alpha最大的侮辱。Bucky嗅着空气里甜腻的味道,手控制不住的抚上Tony的后颈。他凑近Tony的耳边,刻意压低声音味道:“Tony,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Tony瞪着他:“嘿,如果你想找一个Omega,想和你在一起的多得是。”

“包括你吗?”

Tony的脑子已经被Bucky刻意释放的信息素勾的一塌糊涂,他用力摇了摇头:“士兵,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好时间。”

“Tony,我只喜欢你,”Bucky眼神认真:“无论你是什么性别,我都喜欢你。”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奇怪,但被突然爆发的发情期震得措手不及的Tony只能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含着泪水可怜巴巴地开始诚实地告白,然后被Bucky压在了桌子上。

彩蛋

“所以你这是趁人之危,”Tony面无表情瘫在床上说:“幸好你没有标记我。”

Bucky无赖地吻着他的脸:“Tony,你不喜欢我吗?”

“Well,其实你信息素的味道还不错。”正经的金属味道,Tony想。

Bucky笑了笑:“你的也很好闻。”但很明显Tony想听的不是这个,于是他补充道,“和我的很相配,不如我们就在一起吧。”

是谁说的甜甜圈和金属味道很配?Tony哼了一声。

Bucky的眼睛亮了亮:“你想试一试吗?”

Tony眨了眨眼睛。

然后在第二天,大厦里的英雄们就闻到了甜甜圈夹着金属臂的奇怪味道,Clint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Tony,问道:“Tony,你是在实验室偷吃甜甜圈了吗?”

评论 ( 14 )
热度 ( 294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