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嗝

Tony觉得这件事情一定都是愚蠢的小鸟脑袋的错,如果不是他靠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地边吃小甜饼边掉渣边跟他吵架,他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双臂,一脸轻蔑地看着小肥鸟,在酝酿了整整两分钟(等待Clint说完)后大声地喊出一声:“嗝——”

Bull Shit!这绝对是Stark生涯中最丢脸的事情,没有之一。

Clint在旁边笑得小甜饼都握不住了,Steve和博士还比较顾及他的脸面,笑得比较矜持,Bucky的脸上出现了裂痕,Sam毫不客气地变笑边拍大腿,新来的几个还对大厦的主人有所顾虑,所以整张脸的憋得通红,Vision不明所以地跟着憋笑,至于Natasha,据Friday说那是她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女特工眼睛里都带着笑意。

幸好他的小男友还没下课。Tony狠狠地撂下一句“小肥鸟你的小甜饼没了”就匆匆忙忙地消失在大厅里,他坐在实验室的工作台前,气冲冲地威胁Friday不许把这件事情告诉Peter,否则就把她捐给社区大学。

但Peter还是知道了,拜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的Clint所赐。Tony坐在实验室里,他的小男友走进来,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把下巴搭在他的肩上。

“Peter?”

Peter的身子一颤一颤地,他的背贴着年轻人不断振动的胸腔。

Peter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声音闷闷地说:“Mr.Stark,您真的太可爱了。”

Holy Shit!Tony保证Clint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内都不用想在大厦见到他心爱的小甜饼了。

但他还在不断地打嗝。在过去的两个小时内,伟大的科学家Tony·Stark试验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包括网络上可以搜索到的各种奇怪的方法,但他好像是中了邪神奇特的魔法一样,只能抿着唇轻轻地打嗝,无法止住。

于是他只能铿锵有力地说:“闭嘴。”如果他没有在后面加一个小小的嗝的话,这句话会更有威慑力。

好在Peter是个乖孩子,他乖乖地抬起头,亲了亲Tony的唇角,然后得到了一个嗝作为回应。

在接吻的时候打嗝这件事对于Stark来说真的太丢脸了,于是他问道:“Peter,有什么事吗?”

Peter还在撒娇:“Mr.Stark,我想您了呀。”

Tony瞪着他:“我们明明,昨晚才,分开的。”

Peter抱着他的腰不想放手:“可是我很想您。”他的眼神可怜兮兮的,Tony转过头不想看他。

“如果你,有什么事,Friday,可以帮你。”他一顿一顿地说。

Peter眨了眨眼睛,他在Tony的肩上蹭了蹭,恋恋不舍地说:“好吧,我在旁边看您做实验就好,”他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Tony轻轻地“哼”了一声。他抓着Peter的手亲了他一口,然后抿着唇边打嗝边做实验。但他需要Peter,三分钟之后他开始一顿一顿地说:“Peter,你来看一下,这个数据。”

Peter凑了过去。屏幕上是新的蜘蛛战衣的参数,他快速地看着那一行行滚动的数据,手不自觉地揽上了Tony的腰。

“Mr.Stark,我相信您给我的是最好的。”他又忍不住亲了亲Tony的唇。

Tony有些无奈,也有些窃喜。他抿了抿唇,认真地问道:“Peter,我今天晚上,还有一个晚宴,复仇者的,需要我,讲话。”

Peter抓了抓头发。Stark的讲话一向非常风趣,他可以用两句话让全场的气氛都变得极为活泼,但他今天打嗝。

Stark不会想让别人知道他在打嗝这么丢脸的事情。

于是Peter乖乖地保证道:“Mr.Stark,您想让我帮您封住Barton特工的嘴吗?”

Tony失笑:“亲爱的,你的想法跟Stark的,嗝,很像。”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觉得如果Stark突然开始说简短的短句会有人怀疑什么吗?”

说完之后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嗝,Peter看着他微红的耳尖特别想去舔一舔。于是他控制着自己上前啄了一下Tony的耳垂,认真地回答道:“我想我可能会以为装甲里是您设定好的程序,或者您突然换了一个奇特的风格。”

“奇特?”Tony挑起眉:“睡衣宝宝,在你看来,我就这么,不靠谱吗?”

Peter迅速地摇摇头:“当然不,您当然是最好的,我的意思是说,您的讲话一向很有趣。”

Tony撇了撇嘴,他抱着双臂盯着屏幕上的数据说:“好吧。”他眨了眨眼睛,补充道,“你在大厦,等我回来,讲完之后。”

Peter笑着应了一声。他眼巴巴地上前想要一个吻,被Tony面无表情地推开了。

和自己的男朋友接吻的时候打嗝真的太难接受了。Tony想着亲了亲Peter的唇角作为安慰。

于是一向“我就是世界中心”的Stark难得低调了一些,只是穿着他的战甲出现在了晚宴现场,他甚至没有打开面甲,Steve瞥了他一眼,特别担心战甲里面没有Stark。

“玩得开心。”钢铁侠说。

晚宴难得安静了一下。

“复仇者,会更好,我们,在一起。”钢铁侠举了举酒杯,打开面甲露出那张熟悉的脸。他喝完杯里的酒,直接飞离了晚宴现场。

Steve皱了皱眉。不过算了,他想,总不能Stark边打嗝边进行友好的交流。

此时的Stark还在战甲里边打嗝边飞向大厦。他一顿一顿地问着Friday:“好姑娘,你确定是,今天吗?”

“是的,Boss,鉴于前两天您才对我进行了检修,不用担心我的记忆库出现了问题。”

Tony撇了撇嘴:“Well,爸爸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真的太快了,距离他和Peter在一起的那一天已经两年了。Tony到现在都无法回忆起他是怎么答应这个年轻人的。

哦,年轻人已经成年了,如果他在零点之前能停止打嗝的话,他就给年轻人一个难忘的纪念日。他这么想着,打了个嗝。

Peter坐在沙发上乖乖地等着他。Tony降落在楼顶,深吸了一口气。

“Friday,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Boss,”贴心的好姑娘回道:“如您所愿。”

Tony打了个响指:“Well,让我们来纪念一下,Stark恋爱两周年。”

Peter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玫瑰投影,受到惊吓的蜘蛛侠糊了委屈的大屏幕一脸蛛丝,他转头看向电梯,Tony正从一片巨大的玫瑰花田里向他走来,他穿着精致的西装,表情难得有些忐忑。

“Mr.Stark?”

“Well,Pepper说这样,比较有,仪式感,”Tony低声嘟囔道:“她说难得有人能,忍我这么久,要好好庆祝一下。”

这个恶俗的全是玫瑰花的想法当然是Pepper的,也许还有一部分是Rhodey的。但前提是Stark去问了。

Peter勾起唇角:“没关系,Mr.Stark,只要您在,我都很喜欢。”他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如果下次只有您就更好了。”

Tony用鼻子“哼”了一声,他招了招手,Dummy带着一个小箱子慢悠悠地滑了过来。Tony扬了扬下巴:“睡衣宝宝,这个是,送你的,新款战衣。顺便,两周年快乐。”

Peter兴奋地捧着他的脸要吻上去,Tony还记着自己还在打嗝,无情地用战衣挡住了他:“你,不先试一下吗?”

Peter打开了那个箱子,然后他干脆利落地在Tony面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年轻人的身材锻炼的很好,肌肉线条流畅又不夸张,Tony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然后咳嗽了两声移开了眼睛。

“Mr.Stark,”Peter说:“您希望我在大厦里试它吗?”

Tony瞥了他一眼:“当然不是,Kid,你可以,到大厦外去。”

然后他们就到了楼顶,Tony被Peter一只手揽着腰带着荡了出去。

“Peter,”Tony说:“其实你,可以,放下我试验。”

Peter戴着面罩,极好地隔离了他可怜兮兮的眼神,只留下声音在撒娇:“Mr.Stark,您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嘿,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好吗?”

Peter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但您都不让我亲您。”

“睡衣宝宝,你觉得我们,接吻的时候,我打嗝,是个很好的体验吗?”他说着,又打了一个嗝。

Peter迅速地向大厦荡去:“当然了,只要是您,怎么样都好。”他揽着Tony停在了大厦的天台上,一把揪下了头套。

Tony瞪着他:“亲爱的,这样对待你的,新战衣,可不好。”

Peter乖乖地点了点头。他轻轻地吻上了Tony的唇,那个人因为在打嗝还有些小紧张,他的气息一点点传过来,让Peter很快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

两人分开后Tony在迷迷糊糊中发现自己的打嗝好像停止了,原因可能是蜘蛛侠优秀的肺活量。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问道:“Peter,你想要点难忘的纪念日礼物吗?”他耸了耸肩,补充道,“不像是战衣那么平常的,这次是给一个成年人的礼物。”

“当然,Mr.Stark。”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揽住Tony的腰,撒娇道:“我爱您。”

Tony觉得有哪里出错了,Peter做了本来应该自己来做的事。比如把他压在了床上,比如边吻着他边脱掉了两人的衣服,但好在Peter的自学能力还不错。Tony靠在床头眯着眼睛,任由年轻人掐着自己的腰,气喘吁吁地问道:“Peter,你能快一点吗?”


彩蛋

第二天Peter从睡梦中醒来,向睡眼朦胧的Mr.Stark道了声“早安”。

“嗝。”Tony回道。

Peter笑着吻上了他的唇。

评论 ( 15 )
热度 ( 373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