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盾铁】裤子都没脱你就让我看这个

Tony扶着腰坐在加了软垫的凳子上,随意地挥挥手以示自己绝对不会如Friday所说到餐厅去吃饭,一边在心里对道德标杆毫不客气地翻了一万个白眼。

Tony·Stark和Steve·Rogers做了,或者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做了,无论以哪种称呼他们都能牢牢霸占当日报纸的头条——如果有媒体知道这件事的话。但对于Stark本人来说,这实在不算什么,不就是一个金发大胸的炮友吗?Stark以前多的是。他用手遮住脸,忍不住长叹了一声,这简直是Stark到现在为止心情最复杂的一次经验。

情况有些复杂,他去参加一个宴会,Steve以保镖的身份跟去,然后他喝的有点多,谈好生意后转头吻了Steve——表达情绪。随后Steve有些奇怪,好吧,他也有点,于是他们在洗手间里做了,裤子都没脱。

这简直是Stark做过的最荒唐的事情。Tony把脚搁在工作台上,几秒种后又乖乖地放下来。

“好姑娘,爸爸昨晚没有对Cap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没有,Boss,您已经在Cap的背上睡着了。”

Tony抿了口咖啡,再次长叹一声。有人敲了敲门,他转回头,看到了一张足以让他尴尬的钻到工作台下的脸。

但他是Tony·Stark。于是Tony清清嗓子,让Friday把他放进来,开口问道:“Cap,有事吗?”

“你该去餐厅,Tony。”Steve紧皱着眉,表情和之前无数次教育他时一模一样。

“我有权选择自己在哪里用餐,”Tony理直气壮地摸着自己的腰:“更何况我不想走去餐厅,那太累了。”

Steve抓了抓头发,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窘迫,又立即回到道德标杆的状态,他的眼神不住的向Tony的腰上瞟,嘴里还在严肃地说:“这是个坏习惯,Tony,但特殊情况可以特殊对待。”

他走过去端走了喝了一半的咖啡,同手同脚地走出了工作室。Dummy晃晃悠悠地滑过来,把托盘放在工作台上,又吱吱扭扭地滑回去。Tony盯着托盘上清淡的食物,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

Steve在门口的时候他甚至没注意到他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Stark的注意力在工作上,而不是在Cap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吗?Steve还端走了他的咖啡,在这之前还道貌岸然地教育了他一顿。

他磨磨牙,冲着那堆食物翻了个白眼。Steve手里端着一杯果汁走了进来,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他翻着白眼的侧面。

“Tony,”Steve把果汁放好,然后端端正正地站在他面前,像极了刚犯错的士兵:“对不起。”他拽拽衣角,让自己的大胸看起来更大,“是我的错。”

Tony受不了他一脸无辜的样子,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没什么,Cap,只是普通的炮友而已,相信Stark,很快你就会忘记的。”

“炮友?”Steve眯起眼睛重复道。

“不然呢?”Tony摊摊手:“或者换一个你能接受的说法,Stark对老古董还是很宽容的。”

Steve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Tony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然后问道:“好姑娘,Cap怎么了?”

“Cap生气了,Boss,”Friday回答道:“可能是因为‘炮友’这个词。”

Tony耸耸肩,抿了口果汁:“Well,或许在上个世纪,他们喜欢叫‘床伴’?”他放下杯子,把手指放在键盘上。

Steve又折了回来,他抱着双臂站在门口,用极不赞同的语气说:“Tony,你应该先把工作放在一边。”

Tony瞥了他一眼,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

Steve走过来,态度强硬地按住他的手:“Tony!”

“有事吗?”Tony抬眼看着他,被他额头上爆出的青筋吓了一跳。他安分地把手抽出来,拿起叉子,问道:“你不去餐厅吗?”

Steve的手紧贴着裤缝线,身体紧绷:“我想在这里呆着。”

“好吧,不过你可以坐下。”Tony随意地指指放在角落的椅子:“这样总让我有一种你做错什么的感觉。”

Steve双手握拳放在大腿上,他在裤子上蹭了几下,背挺得笔直,过了半分钟又整了整自己的衣领,重新把手放回腿上。他盯着Tony的鼓鼓的、一动一动的腮帮子,小声问道:“Tony,你很难受吗?”

Tony奇怪地看着他。Steve吞了口口水,忍不住又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汗,重新更加谨慎地问道:“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除了腰有些酸。”Tony回答道,其实屁股也有点疼,还有背部——Steve把他抵在洗手间的墙壁上。他重新拿起叉子,盯着餐盘里的胡萝卜丁犯愁。

Steve的手指动了动,他敲打着大腿,嗫嚅道:“你需要我帮你按摩吗?”

Tony一口咬住了叉子,Steve非常自觉地把手伸了过来,放在他的腰上。

“Steve,我昨晚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Tony用余光偷瞟着Steve的侧脸。

Steve张了张嘴,Tony立刻打断了他:“你知道昨晚我喝了很多,有些话不足为信,它们只是个玩笑而已。”

Steve含糊地应了一声,他的手掌在Tony的腰上移动着,温暖有力。Tony不自在地动了动。

Steve今天太不对劲了,Tony把托盘一推,趴在桌子上想,如果放在平时,他多半会教育自己不要喝太多,然后就酒精的危害巴拉巴拉一大堆。但今天他太沉默了,就像是把一团热源放在实验室里,即使他不说话,也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Tony,好一点吗?”

趴在桌子上有些昏昏沉沉的Stark往下滑了滑,示意他继续往上继续。Steve的手慢慢移动到他的背上,轻轻按了一下。

“Och!”Tony下意识地反手按住Steve的手,同时差点跳起来。

Steve皱着眉,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掀开Tony的背心,在看到Tony背上的点点淤青时再次道歉道:“Tony,对不起。”

“没什么。”Tony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随意地摆摆手。

Steve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他的手指划过那些青紫:“Tony,很抱歉,下次绝不会这样了。”

“还有下次?”Tony叫道。

Steve眯起眼睛,Tony瞥了他一眼,解释道:“我以为你不喜欢炮友关系。”

“我确实不喜欢,Tony,但你昨天说了,”他的脸红了红:“你喜欢我。”

Tony挑起一边的眉。

“我也喜欢你,”Steve慢吞吞地说:“所以我才会在你吻上来的时候忍不住。”

Tony的眉毛越挑越高:“你是说,你忍不住,所以我们在洗手间打了一炮,连裤子都没脱?”

Steve的脸爆红:“我不是故意的。”他看着Tony背上的淤青,小声补充道,“而且你也很急切。”

Tony深吸了一口气,听着道德标杆复述昨天的事情真的太羞耻了,尤其是他还背对着Steve,身上的背心被卷到了胸口。

“Steve,你可以放开我,然后我们慢慢聊。”

Steve握着他的手,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Tony,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趁着现在你还会认真和我说。”他的一只手按在Tony腰上,“我们在一起了,是吗?”

“Well,甜心,你怎么一副昨晚是我上了你的样子,”Tony耸耸肩,Steve的手毫不客气地在他的腰上捏了一把:“好吧,我们在一起了。”

Steve皱着眉:“似乎太随便了,Tony。”

“Shit,”Tony用力把椅子踹向他:“你还想让我怎么样?Stark可没有随便找个人就在洗手间干一炮的嗜好,就算喝多了也不会,更何况你以为那群老头子会让我醉到连人都分不清?Steve,我有时候真怀疑七十年把你的脑子睡傻了。”

“Language,Tony。”Steve笑着回道,随即把他的手放开。Tony翻着白眼转过身,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

但他的背心还卷在胸口,Steve控制不住地把手放上去寻找着熟悉的地方,然后吻住了Tony的唇。

“嘿,”Tony推推他:“这次你又准备随便找一个地方,裤子都不脱吗?”

“这是你的工作室,Tony。”Steve说着伸手撕掉了他的裤子。

评论 ( 9 )
热度 ( 328 )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青三凉 转载了此文字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