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观后感(十)

瓦坎达还没有消息,这很正常。Miss.Potts也没有任何消息,在知道Tony又一次把自己的安全优先级下调后女强人不知道该有怎样的反应,在与自己的安全比起来,他似乎更在意身边的人,Pepper宁愿Tony不要给她这种该死的感动。

Peter对此一无所知,唯一困扰他的是,Mr.Stark似乎失眠了。他躺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呼吸平稳,如果不是知道他在睡着后会不自觉地缩成一团,年轻人可能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他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Mr.Stark端正的睡姿后重新闭上,装作熟睡的样子把手搭过去,揽住了Tony的肩。

我睡着了,我睡着了,他在心里不断地催眠自己放松下来。

好在Tony并没有仔细探查真相,他长长、轻轻地叹了口气,侧过身用指尖揉揉Peter的头发。

几个小时后Tony终于睡着了,他安安分分地缩成一团,Peter在他背上轻拍了两下。沉静了大约两个小时,Peter被旁边的人急促的呼吸惊醒了。

Tony紧皱着眉,他咬着唇,试图把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手指死死攥着床单,指节泛白。

“Mr.Stark。”Peter轻声叫道,同时想轻轻掰开他紧绷的手指。

毫无用处。Tony的额头上全是冷汗,睫毛剧烈地颤抖,眼珠也在不停地滚动。

“Mr.Stark?Mr.Stark。”Peter的手在他背上不住的轻拍着,他用力抚平Tony紧皱的眉头,犹豫了一下,叫道:“Tony?”

他凑上去在Tony额头上落下一个个轻柔的吻,看着他被咬的发白的下唇,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唇瓣。

Tony猛地睁开眼睛,无神地盯着Peter急促的喘息。

“Mr.Stark,我在这里。”Peter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Tony过了一会儿才从梦境中 抽身出来,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长出一口气,哑声道:“Well,kid,吓到你了?”

Peter摇摇头,拍拍Tony的肩膀:“Mr.Stark,您出了一身汗,最好先去洗个澡。”

Tony点点头,从床上爬起来,有些踉跄地走向浴室。

他没梦到什么,不过是一些老旧的画面,那些数次出现的东西,只不过可能由于红骷髅带来的未知的危险,他在那些画面里一次次回溯。

真他妈的真实,Tony把头发抹到脑后,仍由水冲打在自己脸上。他带着一身水汽走出来,Peter自觉地凑上去帮他吹头发,边轻声问道:“Mr.Stark,是因为今天的战斗吗?”

Tony愣了一下,摇摇头:“Kid,我没有那么脆弱,只不过是一场战斗而已。”

只不过是一场战斗而已,之后还会有很多,他叹了口气。窗外闪过几道电光,Friday的声音响起:“Boss,Mr.Odinson来访。”

他们Asgard的神来中庭从来都不注重一下时差吗?Tony的手搭在Peter肩上走向大厅,Thor浑厚的声音几乎响彻整个大厦:“吾友铁人,好久不见。”

还挥着锤子的金发神明把眼神转向和Tony穿着同款睡衣的Peter,眼睛里多了几分不可置信:“这是?”

“Peter,我的心理医生。”Tony耸耸肩:“你不去找你弟弟?”

Thor犹豫了一下:“他去瓦坎达了,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

Tony应了一声:“但这里是纽约。”

Thor挠挠头,露出一个憨厚而无辜的笑容:“我想先确认一下你安好,再询问另一些朋友的事情。”

“他们在瓦坎达,Cap会告诉你的。需要Stark送你一张去瓦坎达的机票吗?”

“不。”Thor挥舞着锤子:“我母后说,我应该了解战斗两方的想法。”

“你母后说的很有道理,但很抱歉,我不想再讲一遍了。”他指指Peter:“你可以询问我的心理医生。”

Peter·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心理医生·Parker抓抓头发,在Tony转身去找要求Friday准备的热牛奶时快速地把整件事情讲了一遍。

“原来如此,吾友。”Tony在十几米外清楚地听到了雷神的回答。他走过去把手里的热牛奶递给Peter,Thor用力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吾友,我要去瓦坎达了。”

“祝你顺利,下次来纽约我们再一起喝一杯。”

Peter悄悄皱起眉。Thor拍着他的肩哈哈大笑:“等你能喝酒了再说吧。”他撞破玻璃冲出去,Tony叹了口气。

Peter抿了口热牛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没想到Stark还有这么精彩的故事。”

据说在瓦坎达的邪神披着他的绿斗篷出现在大厦,冲Tony露出一个可见八颗牙齿的笑容。

他挥挥手,被Thor撞破的窗户迅速回到原状:“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另外,你的梦境也很精彩。算是一点小礼物。”

“Well,小鹿斑比,你不应该在瓦坎达吗?”

“那只是Thor那个蠢货以为的罢了。”Loki的目光投向被Tony挡在身后的Peter:“Stark,我想这应该不是你的心理医生。”

“他还是我的学生。”Tony的手指搭在腕表上。

“别紧张,”Loki斜睨了一眼:“我不过是想在中庭呆几天,而你的大厦恰好还不错。”他眯起眼睛,“我希望我的地方没有别人住过的痕迹。”

Tony“哼”了一声:“那只有Stark的仓库了。”他让Friday调出大厦图纸,端详了一会儿后语气遗憾地说,“看来你只能住在我隔壁的房间了。”

Loki随意地点点头。

Peter看着邪神离去的背影,不明所以地抓抓头发:“Mr.Stark,您和他的关系似乎不错?”

“Kid,我只是没有把握打过他而已。”Tony耸耸肩:“一个房间而已,如果能换来他在中庭的几天安安分分的,简直是一笔很赚的生意。”

他揉揉Peter的头发:“喝完你的热牛奶,我们该去补觉了。”

Peter点点头,脸色因为“我们”这个词有些微微发红。

但连续接待了两位神明的夜晚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凌晨四点,大厦响起尖利的警报。Tony穿着睡衣往天台跑,一出门撞见了抱着权杖靠在门框上的邪神。

“看起来Stark很忙。”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所以请你别添乱。”

睡衣宝宝穿好战衣跟出来。邪神低笑道:“有趣的Stark。”

不得不说九头蛇的攻击让人烦躁,Tony把他们引向郊区后人数迅速从上百掉到了几十,像是不要命一样扑上来,身上扛着各式各样的杀伤性武器。Tony皱着眉把他们一一轰开,抽空还能关注一下在战场上不断跳跃的红色身影。

Vision被他用“更方便信息交流”的借口骗去了瓦坎达,现在战场上只有他和Peter。

“Kid,你应该去基地,”Tony对不能让青少年有良好的睡眠产生了极大的愧疚:“那里更适合学习。”

Peter摇摇头,他还戴着面罩,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他们回到大厦的时候,邪神换了身衣服,优雅地坐在餐厅里用早餐。Tony坐在他对面,靠在椅背上显得有些疲惫。

Loki慢条斯理的用餐巾的一角擦擦嘴,问道:“Stark,你想知道他们接下来想干什么吗?”

“当然。”Tony挑挑眉。

“Well,可惜我没有那么善良的想告诉你,”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挑衅的笑,“你得用一些东西来换。”

“Stark手里还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以为神明什么都有。”Tony耸耸肩,露出一副“你也不过如此”的表情。

Loki不为所动:“我可以先告诉你。”

“不需要,Stark虽然不是军事家,但比一般人聪明一些。”

Loki双手交叉靠在椅背上:“好吧,神明也不会出手帮助一个不识相的蝼蚁。”

三个小时后,一颗子弹擦过沉迷于各种小零件的邪神的脸,让原本不想出手的Loki脸色沉了沉。

评论 ( 4 )
热度 ( 138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