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冬铁】没人能教会冬兵说长句,除了Stark

没人知道进行反洗脑的时候Bucky经历了什么,在他还是冬兵的时候,他还会说几个长句,虽然不多,但反洗脑之后,他的语言系统好像被重装了一遍,致使他只能一个个的往外蹦单词。博士在经过几次观察后发现他的语言中枢很正常,也就是说,这是Bukcy自己的意愿: 能用一个单词解决的回答绝不会用一个句子。最先觉得这件事令人头痛的不是复联的伙伴们,而是媒体——他们面对着本子上寥寥几个单词,第一次产生了去采访Stark的冲动。

冬兵让他们没办法凑满字数,而Stark让他们不得不一点点地斟酌删减。

几周后Steve最先感到崩溃,原谅一个天天对着老朋友絮絮叨叨企图让他多说几句话的老人只能听到“嗯”这一个鼻音的心酸吧。经过复联全员的二次讨论后,钢铁侠被迫接受了“让冬兵学会说长句”的任务。

被Nat拍肩委以重任的Tony冲Steve翻了个标准的白眼,一回头看到跟在身后一脸不爽的Bucky。

“你好。”Tony伸出手,干巴巴地说。

Clint发出可以穿透大厦屋顶的猪叫,Scott一脸复杂,像是难以置信传说中的Stark会这样开场,Steve的表情一言难尽。

好在Bucky本人非常冷静,他伸出手和Tony握了握:“你好。”

友好的像是第一次见面的生意伙伴。

一个很好的开头,Tony暗自安慰自己,至少他没有脱口而出“亲爱的,今晚有空吗?”这种更熟悉的开头。

“说真的,少说话是你们以前的行业规定吗?”他想了想,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

Bucky了解地点点头,沉思了一下:“是的。”

“有那种任务吗?”Tony挤挤眼睛:“像是007电影里,去找个女人喝酒。”

“没有。”

“你的同事呢?”

“也许。”

Tony叹了口气,他拍拍Bucky的金属臂,语气中带着点微妙的同情:“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忍不住一点点告诉你,这个叫工作台,这个叫Dummy。”

“Bucky,有时候你真应该学习一下你的老朋友,他刚醒来不久就跟我吵了一架。”Tony耸耸肩:“而且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口才还不错。我不相信当年的布鲁克林一枝花在这方面还不如一个老古董。”

Bucky直勾勾地看着他,毫无反应。

Tony被他看得少有的有些紧张,忽然饶有兴趣地摸摸下巴:“或者说,我应该把你带到酒吧去?也许对着姑娘们你的话会多一些。”

“Nat。”Bucky言简意赅。

“Well,你喜欢Nat?想和Nat讲话?”Tony挑眉。

“不。”Bucky·语死早·谁知道语言中枢出了什么问题·Barnes象征性地皱皱眉,最终还是摇摇头。

Tony·就是脑洞大·Stark一瞬间在心里给出十几个可能的猜测,瞥了一眼冬兵的面瘫脸后勉强把不靠的几个咽下去,帮他解释道:“你是说,Nat足够漂亮,但你的话还是不多?”

Bucky点点头。

“因为她和你是同事?”Tony眨眨眼睛,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James·Barnes中士一觉醒来后想起“兔子不吃窝边草”,认为自己不应该对同事下手。

“复联可没有禁止办公室恋爱这一条。”Tony耸耸肩:“不过你这样也很难跟她说什么,就算你想让她开心,大概也只会呆呆地看着她。”

Bucky呆呆地看着他。

“Well,Stark会告诉你怎样说长句。”Tony用手捂住脸,显得有些无奈:“首先你要把你的单词扩充成句子。”

他眼神无比认真地看着Bucky:“接下来,用‘我觉得不行’替换掉‘No’,用‘Stark is right’对付所有你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情况,怎么样?”

Bucky愣了一会儿,点点头:“Stark is right。”

这种感觉真的太爽了,Stark呼出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

“另外,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或者谁都好,你可以直接说‘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相信我,凭你这张脸,她们只会认为你很耿直。”

“Stark is right。”

Tony看着他一成不变的表情叹了口气:“Well,之后你可以用别的语言替换‘Stark is right’。”

“Stark is right。”Bucky僵着脸回答道。

这当然是Stark的恶趣味。嘿,想想吧,道德标杆和自己七十年的老朋友说着过去的事情,然后冬兵回答“Stark is right”。Tony几乎可以想象到Cap脸上精彩的表情。

但第一个发现事情出了些问题的是Clint。他坐在椅子上,把脚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在Bucky跟在Tony身后进来时,问道:“嘿,Bucky,铁罐的课程怎么样?”

“Stark is right。”Bucky一脸严肃地回答道。

“你被铁罐洗脑了吗?”Clint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还是铁罐威胁你了?”

Bucky摇摇头:“我觉得不行。”

Clint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沉痛,他转头看向Steve:“Cap,看来你的老朋友被带坏了。”

Steve也很疑惑,虽然老朋友终于可以说三个单词让他感动十分欣慰。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老老实实坐在Tony身边的Bucky,试探性地问道:“Bucky,你还好吗?”

“Stark is right。”

“你……需要换个老师吗?”

“我觉得不行。”

你这样我觉得也不行。Steve在心里长叹一口气,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Stark仅剩不多的良心上——让Clint去承受那些恶趣味吧。

“今晚Stark带你去放纵一下,”Tony笑着搭上Bucky的肩:“在那里你可以对姑娘们说,‘嘿,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

“我觉得不行。”

Tony挑挑眉。

“过时。”Bucky言简意赅。

“Well,这是很老套的搭讪方式,所有人都知道,”Tony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想说些什么?”

Bucky愣了一会儿,像是在重启自己的语言系统,半分钟后,他看着Stark亮晶晶的眼睛,有些可怜巴巴地说:“Stark is right。”

Stark从来不知道在反洗脑后Bucky会变得这么有趣,他极力按下上翘的唇角,拍拍Bucky的肩:“Stark允许你跟在身边实地学习。别紧张,长句不过是把所有的修饰词放在一起罢了。”

“鉴于你的基础,你可以把超过五个单词的句子定为一个长句。”Tony耸耸肩:“想试试吗?”

Bucky皱着眉想了一会儿:“I really like Tony·Stark。”

“人名只能算一个。”Tony面无表情地回道。

Bucky看起来很为难。

“而且你不能用这样的句子作为练习,听起来就像Stark对你进行的另一种形式的洗脑。”

“我觉得不行。”Bucky摇摇头。

Tony睁大眼睛。

“对你,”Bucky斟酌了一下:“更容易说出句子。”

Tony一脸惊诧:“Well,看起来Stark老师的教学结果还不错。今晚去酒吧检验一下成果吗?”

“我觉得不行。”

为老朋友感到忧虑的Steve敲敲门走进来:“Bucky,你还好吗?”他眼神微妙地瞥了Stark一眼,“有什么困难吗?”

“酒吧。”Bucky指指Tony。

Steve一脸迷茫,Tony捂着脸解释道:“我觉得他应该去酒吧练习一下,别忘了是你说的当年的James·Barnes是布鲁克林小王子。”

“我觉得不行。”Bucky一脸正直。

Steve有些纠结,就这件事来说,Tony也许是对的,万一Bucky在熟悉的环境突然觉醒了自己的语言呢?他转过头,看到了Bucky的眼神——那种熟悉无比的、在他还是弱鸡版僚机时的眼神。

“我也觉得不行。”他立刻回道。

Stark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也许你应该换个老师?”他提议道。如果Bucky把这句话在重复几遍,他可能会真的相信——Stark承认他对Bucky是有那么一点想法,嘿,看看那张脸,看看他的眼睛,那里充满可能是反洗脑留下的完全的信任,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不行。”Bucky重复道:“我会说长句,只是对你。”

“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

“你的长句说得不错。”Tony干巴巴地回道:“听起来像是熟悉的雏鸟情结,而且我旁边还站着Dr.Banner。”

“Who cares?”

“你的语气也不错。”

Bucky深吸了一口气:“我爱你,”他想了想,补充道,“你说这样你会认为我很耿直。”

“Well。”一脚踏进自己亲手挖的坑的Stark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我会一直跟你学习说长句。”Bucky看着他的眼睛,难得有些忐忑:“可以吗?”他抓住Tony的手,手心潮潮的。

“好吧。”Tony转过头避开他的眼睛:“Stark免费教学,你的荣幸。”

“我的荣幸。”

评论 ( 32 )
热度 ( 787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