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教授,喝醉是不对的

祝亲爱的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生日快乐,喜乐安康,笔下生风。



“Mr.Stark,Mr.Stark?”少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像是为看到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议:“Mr.Stark,您还好吗?”

“我很好,亲爱的,”Tony端着酒杯懒懒地转过身,在目光触及到那张脸时忍不住挑挑眉:“Peter,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确定这不是小朋友该来的、只有歌手在台上拨着吉他唱歌的清吧。

“我在这里打工,Mr.Stark,”Peter指指自己身上的制服,乖巧地回答道:“这里的工资高一些,而且我只是来打扫卫生,不会出事的。”

Tony皱着眉点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他的解释。

“Mr.Stark,在这样的酒吧里你要小心,千万不要喝醉,”Peter一脸认真地说:“这里很危险,您能放下手里的酒吗?Mr.Stark,请您不要喝醉。”

“我不会喝醉的,kid。”Tony忍不住笑道。

危险的酒吧,千万不要喝醉。他忍不住摇摇头,只有小朋友会认为这样的酒吧很危险,成年人当然知道这样的酒吧是做什么的——释放压力,放纵欲望。

小朋友正担心地看着他,手里的托盘上放了好几个空酒杯。

“我不会喝醉的,我没有喝醉。”Tony一口饮尽杯里的酒,把空酒杯放在托盘上,冲他弯弯眼睛。

“Mr.Stark,您喝醉了,”Peter严肃地说:“只有喝醉的人才会说自己没有喝醉。”

“我真的没有喝醉。”Tony哭笑不得地重复道。

Peter不赞同地看着他摇摇头,低声道:“Mr.Stark,请您稍等十分钟,我很快就下班了,我会送您回家的。”

不是,我真的没有喝醉。Tony目瞪口呆地看着小朋友小跑着端着空酒杯转进人群中,到底是小孩子,他摇摇头,冲好奇看过来的姑娘抛了一个wink。

Peter换好衣服跑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Tony正摇晃着酒杯,和一个几乎要坐在他腿上的姑娘聊天。他匆匆挤过去,拿下Tony手里的酒杯,向对面的姑娘道歉道:“对不起,他喝醉了。”

“我没有。”Tony无力地反驳道。

“现在我得送他回家,真的很抱歉。”Peter冲对面的姑娘点点头。

姑娘看起来纠结极了,她看了Peter一眼,又仔细地看看Tony,最后叹了口气:“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Tony捂着脸点点头。

“你不要辜负他。”

Tony放下手,惊讶地看向姑娘。姑娘露出一个“我一切都懂”的眼神,看着Peter温柔地扶着Tony从人群中挤出去。

“Peter,我没有喝醉。”Tony忍不住再一次反驳道。

“嗯,对,你没有喝醉,Mr.Stark怎么会喝醉呢?”Peter安慰道:“我送你回家,不要急。”

Tony面无表情地把车钥匙扔给他,问道:“你有驾照吗?”

Peter羞愧地摇摇头,耳尖泛红。

“Well,好姑娘会告诉你怎么开。”他干脆靠在年轻人的肩上,语气很无力:“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

“放心吧,Mr.Stark,我一定会把您安全的送回家。”Peter保证道。

如果好姑娘的速度再慢一点,Peter大概会被自己烫熟。Mr.Stark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脖颈,他蓬松的头发因为晚风在侧脸蹭来蹭去,年轻人忍不住红了脸,脑子里却全是Mr.Stark上课时候的样子,他双手撑在讲台上说他们笨的样子,他转身在黑板上写公式时晃来晃去的臀部,他在实验室盯着仪器数据的表情,以及刚刚在酒吧里他眼里倒映的光——Peter分不清那是他眼里的光还是暧昧的灯光。

熟悉教授的好学生当然知道Mr.Stark没有喝醉,在他们的入学仪式上,Mr.Stark甚至给所有人表演了他千杯不醉的技能。他只是不喜欢别人看着Mr.Stark的眼神而已——像是看自己觊觎已久的猎物,即使在Mr.Stark看来,他们也是猎物。

Peter小心翼翼地帮Tony系好安全带,按着Friday的指示启动了看起来十分昂贵的跑车。

“Peter,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打工?”Tony眯着眼睛靠在后座上问道。

“这里的工资高。”Peter回答道:“我可以在放学后做公交车过来,然后在坐地铁回家。”

“你知道这里很危险。”

“是的,Mr.Stark,我看到过很多喝醉的人被直接带走。”他忍不住咬咬唇:“我不想您也那样。”

“你不担心你自己吗?”Tony忍不住问道。

“我不喝酒,而且我学过一点防身术。”Peter说。

年轻人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认真地看着前方,忽明忽暗的路灯勾勒出他美好的侧面轮廓。Tony懒懒地应了一声,缩在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

“Mr.Stark,您困了吗?”Peter小声道:“您可以先睡一会儿,到家我会叫醒您。”

少量的酒精和过于温暖的气氛让Tony闷闷地“嗯”了一声,靠在椅背上歪头闭上了眼睛。

Peter趁着红灯转头看着他的侧脸,偷偷对着空气做出一个“啵”的口型。

第二天Tony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被子里,甚至穿着舒适的睡衣。

“Mr.Parker没有叫醒您,Boss。”Friday解释道:“很奇特的是您也没有被吵醒。”

“嘿,那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当然信任他。”Tony反驳道。

Friday沉默着没有反驳。

等Tony站在讲台上时才意识到这件事有哪里不对——Peter坐在他的位置上,见到他的一瞬间,红晕从耳尖蔓延到脖颈,年轻人抿着唇,眼睛里迸发出耀眼的光,像是生气勃勃的朝阳。

Tony故意咳了咳,翻开教材——这本书平常都被仍在讲台上,到现在仍旧是一本新书。Peter低头翻开课本,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复杂的公式,而不是Mr.Stark的嘴唇上——他昨晚盯着看了五分钟还是没敢触碰的唇。

好在开始讲课之后Tony的状态开始逐渐转到正常情况,Peter一边奋笔疾书地记着笔记,一边偷偷记录教授的小动作。

“Mr.Stark转身的时候腰部真的太美了。”

“Mr.Stark刚刚看着我。”

“Mr.Stark已经看我三次了,Jesus,我真的太幸运了。”

Peter皱着眉把草稿纸上的话全都涂成黑黑的一团,然后抬起头冲正在上课的教授露出一个眉眼弯弯的笑。

“Peter,”下课后Tony叫住他:“放学后我送你去上班。”

Peter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Mr.Stark,你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好,谢谢你,Peter。”

Peter匆匆点点头,向下一节课的教室走去。

“Mr.Stark,您说过您只是来送我上班,”换好制服的Peter皱着眉对趴在吧台上的教授说:“您还要喝酒吗?”

“Well,你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写论文?”Tony眨眨眼睛。

“您可以去休息室写论文,”Peter皱着眉:“经理给了我一个单独的休息室,说我可以在里面写作业。”

Tony挑挑眉:“听起来不错。”

Friday说这里的老板是Peter婶婶的朋友的朋友,这大概也是她会同意Peter来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

他和Peter一起向休息室走去,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他躺在沙发上远程控制着Dummy整理工作室,直到Peter小心翼翼地敲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Mr.Stark?”

“当然可以。”Tony挑挑眉:“你以为我会在里面做什么?”如果这里不是Peter的休息室,他确实可能在里面做些什么。

Peter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年轻人随意地脱掉上衣,开始翻找自己的衣服。Tony不自然地移开眼睛——说真的,只是学过防身术的年轻人身材为什么比自己的好?

几周后习惯了接送年轻人上下班并觉得Peter真是体贴的Tony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他坐在吧台前,皱着眉看向委屈的Peter。

“Peter,我只是放松而已,不会喝醉的。”

“Mr.Stark,您不能喝醉。”

“我不会喝醉,”Tony无力地撑着额头:“我在入学仪式上表演过千杯不醉,你忘记了吗?”

“您会喝醉的,”Peter固执地摇摇头:“喝醉是不对的。”

Tony几乎被气笑了,他干掉面前的两瓶酒,冲Peter打了个酒嗝:“Kid,告诉我,喝醉为什么不对?”

“喝醉很危险。”Peter小声解释道,他坐在Tony旁边,尽力把Tony划在自己的范围内。

“为什么危险?”Tony眯起眼睛。他有些晕,即使是千杯不醉的Tony·Stark,也不能保证在干掉两瓶酒后还保持清醒。

“就是很危险。”Peter小声嘟囔道。

“嗯?”Tony猛地凑近他。

“Mr.Stark,我们到休息室去我告诉你好不好?”

“No,我不去休息室。”

“那去车上怎么样?”

Tony眨眨眼睛:“可以。”

他钻进车里,头靠在车窗上,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喝醉很危险了吗?”

Peter捏紧了制服袖口,一点点倾身过去。他看见Mr.Stark的眼睛里清晰地倒映出他的影子,没有暧昧的灯光,没有姑娘和美酒,只有Peter·Parker。

他小心翼翼地贴上Tony的唇。

“这就是你说的很危险?”Tony几乎笑出声:“亲爱的,这可不算是危险,你可以更进一步、更清楚地表明危险。”他舔舔唇,冲Peter抛了一个wink。

下一刻,小奶狗凶狠地撞上他的唇,然后轻轻地咬了一口。

第二天在床上醒来的Tony才意识到Peter说的危险——不,他指的是第一次在车上确实很危险,腰很酸,其他部位也容易被撞伤。

“Mr.Stark,”Peter躺在他身旁问道:“您还好吗?”

Tony瞪了他一眼:“Friday,给学校发我和Peter的请假条。”

他转向Peter,问道:“你昨晚没回家的事,和你的Aunt May说了吗?”

Peter红着脸点点头:“昨晚在车上的时候她打过电话。”

听起来喝醉确实很危险,Tony面无表情地想。

评论 ( 20 )
热度 ( 691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