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叉铁】呜啦啦啦

@苏堤米果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会是属于医院的白色天花板,或者是带着口罩的医生冷静的眼神,Pepper可能会责怪他,用SI来威胁他好好休息,他会看到睡衣宝宝,幸运的话还能看到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的博士,说起来,他有点怀念那架昆式战斗机,上面还有属于他们六人的记忆。Nat和Vision应该在大厦,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往黑暗里沉了沉,那部该死的协议还在等着他,就算是只需要喝机油的钢铁侠,也疲于应付这些事情。远处隐约传来悠长的火车鸣笛的声音,然后他听到火车经过的声音,好像就发生在他身边。原谅他在地上躺了太久,触觉已经近乎麻木,“轰隆隆”的声音一点点把他从黑暗里拽回现实。

“醒来就别装睡,Stark。”

他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张满是烧伤痕迹的脸。

“Rumlow。”Tony低声叫道,他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昏迷有些嘶哑。清醒后第一眼见到的是自己的对手,这算不上是什么好事。Tony困难地动动脖子,勉强看清自己的处境——这里看起来是九头蛇特工的安全屋,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旁边应该是一条铁路,而他正躺在房间唯一的小床上,胸口缠绕着绷带。

“你似乎并不想见到我,Stark,但很抱歉,这里只有我。”Rumlow有些恶意地拍拍他的脸:“说实话,我很欣赏你把美国队长打了一顿还让他成为通缉犯这件事,出于对英雄的敬意,我把你带到了这里。”

“放心,你的好姑娘也搜索不到这个位置,这里最先进的设备是收音机。”

Tony抿着唇。他确信自己的大脑还有一半沉睡在黑暗里,免不了想起他在阿富汗山洞的时候,他的胸口绑着绷带,还有冰冷的反应堆维持生命,只不过山洞里还有Yinsen,而他要独自面对这个九头蛇特工。

“别紧张,我不会要你的命。”Rumlow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耸耸肩,突然露出一个笑容——这在他烧伤的脸上显得有些诡异:“但我得索要报酬。我需要一个会修车的人,我开了一个修车厂。”

Tony一瞬间以为自己被扔到了另一个世界,直到脑子里整天装着如何炸毁美国队长的反派说:“而你必须在三天内好起来,我可没多余的钱伺候一个细皮嫩肉的富豪。”

去他妈的Rumlow。

好在Friday下线后,Mark46帮他抵挡了不少攻击,Tony只是在零下十几度里睡了一觉,可能还断了一根肋骨——但从Rumlow的态度来看他似乎没什么伤。布满划痕的壁垒被仍在西伯利亚,按雇佣兵的性格猜测,说不定有些碎片直接掉进了雪地里,如果Mark45被派去接他,说不定还会盯着它弟弟的碎片看好一会儿。

Tony看着天花板漫无目的地想着,Pepper和Rhodey可能会为他着急,他们得费心应付政府,还得通过Friday寻找自己,Nat和Vision可能以为自己去度假了,毕竟Tony·Stark从来没有什么正面形象,在和曾经的队友大战一场后不负责任地去放松心情听起来也很不错。

Rumlow走进来,毫不客气地坐在床边:“起来喝水。”

Tony看向他翻了个白眼。

“哦,我忘了你现在还没有力气自己坐起来。”恐怖分子装出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好心地把他扶起来:“你最好明天就好起来,我可没功夫照顾一个资本主义老爷。”

Tony勉强吞咽下被大量灌入口腔的水,还是免不了有一些流到衣服上。Rumlow略带嫌弃地用手背帮他擦干净,放下水杯后把他往里靠了靠。

Tony睁大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Rumlow,九头蛇特工凶巴巴地说:“睡觉。”

他看着Rumlow闭上眼睛,满是伤痕的脸现在看起来竟有几分顺眼。Tony抿着唇动动身子,又往床边蹭了蹭。

“Stark,你要干什么?”

“尿尿。”

Rumlow睁开眼睛,明显有些暴躁。他抓抓头发,翻身下床,抱着Tony的腰几乎把他拖下床,再拖进厕所:“还要我帮你吗?”

“不需要。”Tony瞪他一眼。

Rumlow甩上门。如果他还带着那只手表,他还能有几分力气操控自己的身体,这可以算是个方便逃脱的时间,但现在他所有的力气只能用于把裤子拉开。

“Rumlow。”

Rumlow踹开门,一脸不耐烦地把他拖到洗手台边洗过手,又把他拖回床上。

“你最好明天就好起来。”他低声威胁道:“顺便赞美一句,你有一个全美最棒的屁股。”

幸运的是Tony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臂,他瞥了一眼旁边闭着眼睛的Rumlow,捏着拳头毫不客气地打了上去。

“你有这点力气还不如留着去修车。”Rumlow轻轻松松地抓住他的手,脸上浮现出嘲讽的表情:“别忘了是我救了你,富豪老爷,你现在只能用做苦工来当做报酬。”

Tony翻身跨坐在他腰上,另一只拳也打了下去。Rumlow皱起眉,把他压在身下,一只手控制住他的两只手,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脸,沉声道:“Stark,你最好想清楚,这里除了我没人认识你,如果你不想饿死在街头,最好乖乖听话。我不要的人,这片没人敢要。”

Tony狠狠瞪了他一眼,低下头。

“好了就起来修车。”

任谁都想不到九头蛇特工会在偏僻的小镇上开一个修车厂,街上的人们整天谈论的不是女人就是烈酒,对那些虚无缥缈的政治毫无兴趣,更别提那些穿着戏剧服装的超级英雄。Rumlow把他带到车前,指指放在旁边的工具:“你得在中午前修好两辆车。”

他靠在躺椅上,像极了生活在小镇上的平常人。

“不做完的话没饭吃。”他好心地补充道:“我的钱已经在帮你买药的时候用完了。”

好吧,这样一看恐怖分子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Tony撇撇嘴,打开引擎盖一边敲敲打打着检查一边问道:“为什么救我?”

“我说过了,你和美国队长打了一架还把他变成了通缉犯,”Rumlow勾起唇角:“这是我最欣赏你的一点。”

“如果你缺钱的话,把手机给我,我让Friday给你转几千万。”

“No,这个小镇上不需要手机,”Rumlow摇摇头:“他们拿着现金甩在桌子上,多得是女人和烈酒。Stark,你以为我会蠢到暴露自己的位置?”

“我从没想到大名鼎鼎的Brock Rumlow会躲在这样一个小镇里,我以为你会在监狱里,或者九头蛇的某个基地。”

“我也从没想到大名鼎鼎的Tony Stark会无助地躺在自己的战甲里,我以为你会在酒会上,或者世界某个角落的别墅。”

他们互相瞪视了一会儿,Tony撇撇嘴把注意力转移到那辆车上。

“看在你在我这里打工还债的份上,给你一个建议,少去酒吧。这里对陌生人可没什么善意,更别提你的屁股。”

“你会这么好心的给我建议?”

“我们至少也算是半个熟人。”Rumlow耸耸肩。

去他妈的熟人。

中午来取车的人果然对全美最棒的屁股充满兴趣,他一边把钱塞进Rumlow手里,一边用下流的眼神在他的屁股上扫来扫去:“说真的,Broke,这个人是不是个新人?”

“别动他。”Rumlow警告地瞪他一眼。

那人讪讪地笑了笑,Tony看着喷着尾气的车,问道:“他叫你Broke?你的假名?”

“闭上你的嘴,Stark。”Rumlow清点过手里的钱,:“中午想吃些什么?看在钱的份上我可以允许你自己选择,但你最好识趣一点。”

“芝士汉堡,谢谢。”Tony把手上的机油冲掉,坐在Rumlow的躺椅上看着他。

九头蛇特工看起来有些意外,他把钱往手上拍了拍,指指放在角落的那台车:“可以,但你得把那辆车也修好。”

Tony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向那辆车走去。

恐怖分子看起来非常悠闲,他在把午餐带回来后靠在躺椅上吃完了自己的那份,一边吸着可乐一边看Tony修车,甚至有闲心评价两句“你的动作有点慢”。

“不帮忙就闭嘴。”Tony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别忘了你的午餐还在我这里。”

“在我帮你修车之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工作的存款,以及修车这件事对于一个雇佣兵来说并不难。”Rumlow耸耸肩:“但你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Tony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给他一拳的冲动。

“别多想,你打不过我。”Rumlow瞥了他一眼。

去他的Rumlow。

修车工Tony Stark一天修好了四辆车,解决了堆放在仓库里的三分之一。

“我确定你一定是拖延症晚期,Rumlow,一个九头蛇特工是拖延症晚期,说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

“那是前两天我要照顾你堆在仓库的。”Rumlow懒懒地解释道:“你以为你这样的身体素质在床上躺一天就能养好?还是说九头蛇的佣金只够我挥霍几天?Stark,我在你身上做了大笔投资,你得还给我。”

Tony眯起眼睛:“听起来像是你倾家荡产主动救我。”

“然后要求你以身相许。”Rumlow伸了个懒腰:“接下来你得修好所有的车,在我这里打工直到还清你的债务。”

他们一边斗嘴一边走回九头蛇特工的安全屋,Tony脱下身上沾满机油的背心,问道:“还有衣服换吗?”

Rumlow翻出自己的一件扔给他:“你每天得自己洗衣服,Stark老爷,我很期待看到这样的场景。”

Tony嗤笑一声:“如果放到前几年,你还能看到我几个月不洗澡的样子。”

Rumlow嫌弃地皱起眉。

“嘿,看看我发现了什么,雇佣兵竟然有洁癖。”Tony故意惊叫着走进浴室:“看来我以后只需要穿一件几天不洗的外套就能躲过所有的恐怖袭击。”

Rumlow快步走到他身边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洗完澡后Tony才意识到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他套着Rumlow对于他来说有些宽大的背心,冲外面喊道:“Rumlow,你有多余的内裤吗?”

他听到外面的恐怖分子咒骂了一声,从门缝里递进一条内裤。

“这是新的吗?”Tony一边穿一边问道:“看起来你有点胖,Rumlow。”

Rumlow抱着双臂“哼”了一声,脱下背心塞进Tony怀里:“作为报酬,给我洗衣服。”

Tony拎着背心的一角翻了个白眼。

晚上他们仍然睡在一张床上,看在这是唯一的一张床的份上,Rumlow显然对自己不太好,如果是Tony,他一定会选择把没用的东西统统扔出去,然后换成一张大床。Rumlow几乎把一半身子压在他身上,Tony不自然地动了动。

“别动。”Rumlow低声道:“除非你想要睡地上。”

Tony暂时想不清楚应该背对他还是面对他,只能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

“不,我很累。”Tony迅速回答道,谁知道这个人会不会突然发神经让自己去干什么。

“那就快点睡觉。”Rumlow把腿搭在他身上。

去他的Rumlow。

可能是因为压在身上的那条腿,Tony毫不意外地回到了从太空自由落体的时候,胸口沉重得像是压了块大石头,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地上全是尸体,本该接住他的Hulk躺在旁边,脸上全是血污,他有些困难地转过头,Cap和他的距离不过十厘米,他能清楚地看到他苍白的脸。

“Stark?”他听到有人在叫他:“Tony Stark?你他妈梦到了什么?”

“Tony Stark!”那个声音叫道:“你他妈别往我身上爬,嘿,你要掉下去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Tony猛地睁开眼睛。

“Tony Stark。”Rumlow拍着他的背:“看起来我像是在照顾一个小孩子,这种感觉糟糕极了。”

Tony长出一口气。

“你梦到什么了?”

“我又害死了所有人。”Tony轻声说。

“Stark,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Rumlow皱起眉:“凭你一个人就想害死所有人?那我应该向红骷髅推荐你。”

Tony回过神瞪他一眼。

“明天你还有很多辆车要修,Stark,我可以仁慈地允许你睡到八点。”

Tony闭上眼睛。PTSD带来的噩梦被Rumlow撞得一片粉碎,他翻身面向Rumlow,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沉沉睡去。

他是被火车的汽笛声吵醒的,他眯起眼睛试图用睫毛挡住过于灿烂的阳光,Rumlow推推他:“醒了就别装睡,从我手上起来。”

Tony不自觉地在在他手心蹭了蹭,回过神后立刻坐起身。

Rumlow一脸嫌弃地甩甩手。

“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等你还清债,现在吃完早饭去修车。”Rumlow伸手把他身上皱成一团的背心拉平。

Tony慢吞吞地走进洗手间,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他吐掉嘴里的泡沫,大声道:“Rumlow,你有剃须刀吗?”他凑近镜子有些嫌弃地抓抓自己的胡子,Stark标志的小胡子因为没有修剪变得一塌糊涂。

“你只是一个修车工。”Rumlow探头进来看着他:“你居然还在意你的胡子。”

“这就是超级英雄和反派的区别。”Tony耸耸肩,理所当然地向他伸出手。

九头蛇特工瞪了他一会儿,走过去从抽屉里掏出剃须刀塞进他手里。Tony一脸惋惜地摇摇头:“Well,看起来反派的东西和英雄也有很大的差别。”

“闭嘴,修你的胡子,Stark,另外别把胡子弄到下水道里。”Rumlow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修好胡子的Tony看Rumlow顺眼了很多,连带对被强迫修车这件事都表现的不那么抵触,他甚至有心情在修车的时候哼一些欢快的小调。Rumlow在一旁的躺椅上慢悠悠地解决自己的早餐。

“Broke,Broke,昨晚有人在酒吧闹事,看上了你点的那个女人。”有人边吃着早餐边走进来大声道:“嘿,原来你这里有一个修车工,嘿,他的屁股比那个女人正多了。”

正在修车的Tony翻了个白眼。

“确实,”Rumlow瞥了一眼后赞同道:“是谁闹事的?”

“就是那个一开始和你打了一架的那个。”

“Tony?”Rumlow说。

Tony极力控制住自己转头的欲望,装做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修车工。

“就是他,你还记得他的名字?不可思议,我还以为你谁的都记不住。”那人说:“那个小婊子和他在酒吧闹了一夜,你要不要去看看?”

Rumlow挑挑眉:“可以。”他转头冲Tony喊道,“Stank,好好修车,别偷懒。”

去他妈的Rumlow,去他妈的Stank。

Rumlow回来的时候Tony正在躺椅上眯着眼睛休息,他走过去踢踢Tony垂下的脚,凶巴巴地说:“老子不是让你好好修车?”

“修好了上午的那辆。”Tony枕着自己的手:“你刚刚去打架了?”

Rumlow耸耸肩,不置可否。他刚刚只是去把那个抢他婊子的Tony的教训了一下,按理说他应该和女人一起喝杯酒,但很奇特的是他对她失去了兴趣,就像家里放着一个更好玩的玩具,心里有只小猫在玩线团——好吧,这个比喻不太符合他的身份。

“或者你只是教训了他一顿,因为你还得维持片区老大的威严。”Tony挑挑眉:“Broke,嘿,我猜的怎么样?”

“闭嘴,Stank。”

“现在你可没有什么东西威胁我,”Tony坐直身子看向他,挑衅地重复道:“Broke,Broke。”

Rumlow一把捂住他的嘴:“闭嘴,Stank。”

Tony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如果不是火车的汽笛声,Tony也许真的会老老实实做一个修车工,一个叫Stank的修车工。Rumlow突然变得很好心,比如他会嘟嘟囔囔地买一些新的工具和零件,凶巴巴地威胁他不准把自己的车改装成一团废铁,有时候他还会好心地带两个甜甜圈回来——这对生活在小镇边缘的Tony来说堪比人间美味。

“Rumlow,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Tony一手撑着头表情严肃。

“等你还清债。”Rumlow一手撑着头回答道。

他们面对面躺在床上谈判,这样的场面有些诡异。Tony往Rumlow那边蹭了蹭,眼神恳切:“Rumlow,我得回去,我不能这么长时间待在这里。”

“你回去之后可能会暴露我的位置。”

“你又不只有这一间安全屋,”Tony耸耸肩:“而且我还没有没良心到那种地步。”

Rumlow一脸不相信地“哼”了一声。

“我得回去,Pepper和Rhodey肯定很着急。”Tony翻过身看着天花板喃喃道。

“你消失几个月都不会有什么事,别把那些事都揽到你身上。”Rumlow翻了个白眼:“好像全世界只有你能解决它们一样。”

“Well,这可能是一种当爸爸的心态?”Tony挑挑眉:“我忘了这样的雇佣兵一辈子都不会明白。”

Rumlow一点都不客气地把腿搭在他身上,语气强硬地打断他的话:“闭嘴,睡觉。”

“我从来没想到干你们这行的生活比我还要规律。”Tony说。

Rumlow拍拍他的屁股:“闭嘴,Stank。”

第二天醒来时雇佣兵难得地先起床了,Tony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仅凭他一个人无法回到纽约,他连火车票都买不到,亡命徒的钱除了吃饭和零件外全用在酒上,如果他向别人借钱,两分钟后Rumlow就会凶巴巴地把他拎着教训一顿。他在被子里懒懒地翻了个身,到现在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是美国的哪个角落。

Rumlow踹开门走进来,一把扯下被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扔给他:“给你。”

“什么?”

“去最近的市的火车票。”Rumlow说:“作为交换,你得保证不把这个地方说出去。你知道,如果有军队打过来,我有的是手段让这片的平民陪着我。”

Tony捏着那张纸,半张着嘴。

“擦擦你的口水,Stark。”

“谢谢。”

Rumlow翻了个白眼,嘟囔道:“老子又不图你的谢谢。”

Tony被带进火车站的时候才发现Rumlow也跟着他一起走进候车室。

“你也要去纽约?”他有些防备。

“我去市区买酒,你离开这件事值得好好庆祝一下。”

“确实,我也应该开几瓶酒窖里的珍藏,庆祝一下终于脱离不给工资的修车厂老板。”

“你是在还债。”Rumlow瞪了他一眼。

Tony Stark从来没做过这样的火车,他们对面是一对去打工的兄弟,哥哥正皱着眉抽烟,他不动声色地捂住鼻子。

“把烟掐了。”Rumlow突然说。

“Broke,什么时候你也开始管这件事了?”那人把烟仍在地上踩灭。

Rumlow冷哼一声没说话。

小镇离市区还有很长的距离,Tony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外面的风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你可以先睡一会儿,到时候我叫你。”Rumlow突然说:“作为老板最后的仁慈。”

“作为员工对你表示感谢。”Tony回道。

晒在身上的阳光让他有些懒洋洋的,他不自觉地靠在Rumlow肩膀上,不一会儿就只剩下模糊的意识。

Rumlow盯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看了良久,沉默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Tony在模模糊糊中感受到柔软略带湿润的触感,他在Rumlow肩膀上蹭了蹭。

去他的Rumlow,去他的Stark。

评论 ( 20 )
热度 ( 229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