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蝙蝠铁】此间静谧

@幽怜YouLian 太太打call,希望太太不嫌弃_(:з」∠)_。



没有人能在拍卖会赢过Tony Stark,如果不是作为固定女伴的Miss.Potts手段强硬地控制着局面,Tony能把拍卖会做成个人慈善秀,在拍卖会结束后把拍下的珠宝送给什么封面女郎,秀场天使,把他感兴趣的一部分堆积在仓库里,其余的捐赠给博物馆。

“不,亲爱的,我不会帮你举牌了。”Pepper抓着Tony企图按键的手:“他已经帮你把这件连七十万都不值的东西抬到了七百万。”

“没有人能在拍卖会赢过Tony Stark。Pepper,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举牌,他不会再继续下去。”

“你准备叫一亿吗?”Pepper对总裁的Puppy eyes毫无反应:“我会让拍卖先暂停十分钟,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拍品,最好亲自去那个人的包厢说服他停止抬价,Tony,我不会帮你支付一亿美金。”

“那是我的个人财产。”Tony嘟囔道。

“是的,但我不想明天的头条是SI总裁豪掷七百万买下一片废铁,这会让整个公司都显得很蠢。”Pepper开始联系主办方,一边投给Tony一个“快点行动”的眼神。

六号包厢的亿万富翁推开门,八号包厢的保镖有些尴尬地放下刚要敲门的手,鞠躬道:“您好,Mr.Stark,Boss请您去包厢谈事情。”

“Boss?”Tony有些意外地挑挑眉:“他知道我在这里?”

“Boss只是请六号包厢的顾客到包厢谈事情。”保镖老实地回答道。

Tony漫不经心地扣好外套扣子,又整了整领带。也许他可以给对方签一张一亿美金的支票让他把这个拍品用七百万让给自己,Pepper看起来只能接受七百万的价格,当然他也可以考虑用别的东西补偿对方,比如一个和SI合作的机会。

门外的保镖帮他打开门。

“Wow,Stark少爷,原来是您。”Alfred站起身笑着冲他弯弯腰:“我没想到您也会出现在这场拍卖会上,我之前还跟老爷打赌,竞价的人一定是老相识。”

“Alfred。”Tony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像是企图把自己隐没在黑暗中的男人,低声道:“Bruce?”

这确实是他的老相识,或者说,老相好——嘿,谁都知道他们父母双全的时候两个人好到可以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没什么值得惊叹的,只不过除了他们自己和Alfred外没人知道他们曾经在一起过,作为青春期荷尔蒙分泌的结果。

“Tony。”靠在沙发上的Bruce突然站起来,在外套上偷偷蹭蹭手掌,伸出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Tony和他握握手,并附赠了一个友好的拥抱。他坐在Bruce对面,本来想去对面包厢和Miss.Potts交流“如果做一个好助理”的Alfred被Bruce用“煮咖啡”的拙劣理由留在包厢里,和咖啡机站在一起。

Tony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想要这件拍品,Bruce,如果你现在收手,我可以给你一亿美元的赔偿。”

“SI要破产了?”Bruce挑挑眉:“什么时候总裁也需要亲自来说服别人放弃竞价?”

“Well,我只是不想让明天的头条变成‘Stark亿万美金买下废铁’,这听起来很掉价。”Tony耸耸肩:“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签支票。”

“我不缺钱。”Bruce也耸耸肩。

“就当我捐献给正义联盟。”Tony忍不住加重了句末的名词:“不得不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正派极了。”

“你可以留给你的复仇者联盟。”Bruce毫不客气地回道:“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中二期的小孩子,穿着各种制服。”

Tony翻了个白眼:“蝙蝠怪没资格嘲讽制服。”他抬手接过Alfred的咖啡,在蒸汽缭绕中眯起眼睛“谢谢,Alfred的咖啡还是像之前一样美味。”

“您两位也也像之前一样默契。”老管家乐呵呵地回道:“同样的西装,同样的领带。”

“Alfred,你该去和Miss.Potts交流心得了。”

“当然,老爷,我早就该这么做,我只是想先为Stark少爷煮杯咖啡。”Alfred微笑着微微欠身:“Stark少爷,祝您和老爷相处愉快。”

——事实是在Alfred关上门的一瞬间包厢里的气氛已经尴尬的快要凝固成一块黄油,Tony摩挲着杯壁,看向Bruce。

他可能在赶到拍卖会之前先去巡逻了一圈,蓬松的头发被压出两只猫耳,Tony在咖啡浓郁的香味中嗅到了某种熟悉的味道。

“你受伤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一点小擦伤。”Bruce回答道:“赶不上钢铁侠从高空自由落体时那么严重。”

“毕竟蝙蝠怪不会往上飞。”Tony嘲讽道。

他们像是在比谁的装备更厉害一样对视,试图用眼神震慑对方。几分钟后Tony不自然地转过头咳了咳:“你要多少钱才能放弃竞价?”

“我不缺钱,Tony。”

Tony解开外套扣子,扯扯领带,表情有些不耐烦:“你想要什么补偿才能放弃竞价?”

Bruce突然放松了一些,他靠在沙发靠背上,问道:“你为什么不能一直叫价到一亿美金?相信我,这可以帮你省下不必要的七百万。”

“我不缺钱,Bruce。”Tony顿了一下:“而且没有人能在拍卖会赢过Tony Stark。”

Bruce撇撇嘴:“为了一个没什么用的头条?这真的幼稚极了,Tony,”他向前倾了倾身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我可以把这件拍品让给你,不需要支票,我甚至可以把它送给你,你知道,一块废铁片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即使它是什么大师的作品。”

Tony抱着双臂靠在靠背上,眼睛微微眯起:“条件呢?”

“接下来一个月我不会在任何报纸杂志上看到Stark的绯闻。”

“嘿,这不公平,最多半个月。”

Bruce耸耸肩:“一个月,否则你只能说服Pepper用一亿七百万美元买下这件拍品。你又不是每天都要带一个模特回去,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

Tony冲他翻了个白眼。

Alfred敲敲门,走进来轻声问道:“Stark少爷,拍卖会暂停时间马上就要到了,Miss.Potts问您是否已经作出决定。”

Tony瞪着Bruce,Wayne老爷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Well,我可以用八百万买下,然后转送给你。”

“我会尽量做到未来一个月没有绯闻。”Tony快速回道。

现在的Bruce和几十年前的Bruce相比变得不可爱太多了,无论是他提出的条件和类似威胁的话,Jesus,那时候他还只是个穿梭在庄园里、和他一起为了一块甜甜圈合作的好兄弟。但Pepper看起来很满意,她甚至赞同地点点头:“我相信Mr.Wayne也是为了你着想,至少公关部可以轻松一个月。”

骗人的Bruce Wayne,Tony一口气喝完杯里的酒,眨眨眼睛。

他挥手叫来拍卖场的侍应声,把刚送来的拍品递给他,低声道:“把这个送给八号包厢的Mr.Wayne。”

侍应生欠了欠身,托着拍品打开门。

“Tony?”Pepper忍不住挑挑眉。

“Bruce看起来对这件拍品很感兴趣,就我们几十年的友情来说,我买下来送给他没什么可报道的。”

前提是这天的头条是“Stark将七百万拍品转送”而不是“Wayne与Stark同款西装现身拍卖会,Stark转送七百万拍品”。

头条出来的时候Tony正穿着脏兮兮的背心坐在实验室里,专心致志地调整战甲的线路。

“Sir,Miss.Potts来电,可能是因为头条。”

“Mute,Jar,告诉她我在忙。”Tony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另外Mr.Wayne邀请您今晚去Wayne庄园一叙。”

“Bruce?”Tony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我猜这一定是Alfred的主意”

“Sir,是否要给予答复?”

“告诉他我很乐意。”Tony耸耸肩。

“您是否要在这之前休息一下?Sir,自昨晚从拍卖会回来,您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没有休息,这可能会影响您今晚的形象。”

“No,Jar。如果没有姑娘,我只能把这些精力放在工作上。”Tony撇撇嘴:“而且我不需要在躲闪的蝙蝠怪面前注意形象,他甚至可能见过我睡觉流口水的样子。”

说不定还有一些口水流在Bruce的睡衣上,否则Bruce也不会在他看过来时红着脸躲躲闪闪,好像流口水的是他自己。

“Miss.Potts那边呢?”

“你可以说我还在休息,今晚要去Wayne庄园叙旧。”

实际上他一点都不想去叙旧,无论是回忆他们幼稚的玩闹,还是Bruce本身——嘿,就算是Stark也得承认初恋是最难忘的,他总是不自觉地把现在的Bruce和那时的Bruce放在一起比较。失踪几年后归来的Bruce变成了隐藏在黑暗中的蝙蝠怪,他的眼底不再是清晰的世界,反而浮现出哥谭刺骨的风,那阵风吹动他黑色的披风,让他看起来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悲剧英雄。

“我不是悲剧英雄,Tony,而且我也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Bruce皱起眉,帮他倒了一杯威士忌。

“Alright,你想说什么。”Tony耸耸肩:“讨论你的伤口什么时候能愈合?这件事你应该找你的私人医生。” 

“Tony。”Bruce低声道。

Tony直勾勾地看向他的眼睛,他看到Bruce明显愣了一下。

“昨天我提出的条件是你在一个月内不能有绯闻,我对今天的头条很抱歉。”Bruce说。

“头条?”Tony眨眨眼睛。

Bruce犹豫着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报纸递给他。

“现在的媒体为了销量付出了不少,我可以保证他们昨晚……”

“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一个月怎么样?当做这一个月的补偿。”

“Pardon?”

Bruce咳了咳,脸上难得的挂着些窘迫:“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作为一个月的补偿?”Tony扫了一遍生动的初恋故事,挑挑眉:“我随便约会一个模特就能把这件事压下去,Bruce,你知道的,你也一样,何况我不认为和你在一起算是什么补偿。”

Bruce摇摇头,食指交叉,手肘放在腿上,他眼睛里的风慢慢沉淀下来,像是又回到那个晴朗的Wayne庄园。

“我想和你重新在一起,Alfred说这是个好机会。”

藏在未曾打扫的角落、落满灰尘也不想再次触碰的感情像是回头的海浪,汹涌地向他涌来,他甚至能闻到扑面而来的苦涩的气息。

“Bruce?”

“Tony。”

“这听起来像是你用七百万买断我一个月的感情。”

“如果可行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七百亿。”Bruce舔舔唇:“你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吗?”

“你知道我不缺钱。”Tony晃了晃酒杯,透过晃动的酒液,Bruce的表情看起来多了几分不知所措。

“你现在的表情就像看到我睡觉流口水。”他低声道。

“实际上,我在你睡着的时候吻了你。”Bruce说。他记得熹微的晨光中Tony长长的微颤的睫毛,抿起的唇,以及在他离开时湿润的唇和粉红色的舌尖。当时他没想到Tony会突然醒来,只能用一个拙劣的借口掩藏自己过早暴露的感情。

“你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吗?”

Tony抬起眼睛看向他。

哥谭黑色的风和纽约金红色的身影在一瞬间同时停下。

“当然,我是说,如果你记得为感情续费的话。”

“一个吻价值千金。”Bruce哑着声音靠近,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缓缓吻住他。

评论 ( 13 )
热度 ( 705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