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霜铁】A cup of Merry mead

复健,不好吃,慎入。 @S




Clint从床上摔下来的时候神志还不是很清醒,他用力揉揉眼睛,看向面前一大早喝着黑咖啡研究图纸的小卷毛。

“铁罐?”他犹犹豫豫地叫道:“Tony?Tony Stark?”

“我听得见,小鸟脑袋。”Tony灌了一大口黑咖啡,脸皱成一团。“劣质咖啡总能用一种特殊方式令人清醒。”他小声嘟囔道。

Clint开始怀疑自己的酒还没醒,或是进入了某个平行时空,就像那些疯狂的理论家想的那样——这里的铁罐不像他认识的那样,在酒吧里抛洒出他所有的铜板,让它们声音清脆地落在杯底,拿出来时沾满白色的泡沫,或是落在某个姑娘的肩上,换来一个带笑的回眸。

Tony皱着眉用铅笔在图纸上写写画画,Clint撑着头凑过去瞥了一眼。

“铁罐?”

“你醒着,不是梦里,不是平行时空,我在做那些来自欧洲的贵族老爷的东西,我需要钱。”Tony随手把炭条扔到一边:“你可以走了。”

Clint神情恍惚地披上制服,向酒吧走去。

把所有铜板撒在酒吧,连一个子的都不留给自己的铁匠突然说自己需要钱,这句话如果出现在梦里,他能硬生生笑醒,然后把这句话传播到小镇的每个角落。他迷迷糊糊地走进酒吧,拿起角落有幸没有沾到酒水的扫把,玻璃碎片不断碰撞的声音让他逐渐清醒。Clint拉开门,阳光直射进他毫不设防的眼底。

“台上那个抱着吉他的绿眼睛小王子会是我的。”Tony猛地灌下一大口啤酒,眼睛闪着光说。

Clint抬手遮住眼睛。Tony突然想追一个绿眼睛男人这件事,他是应该告诉Jarvis还是保持沉默?

小铁匠沉默着把烧红的铁片浸入冷水,眼底又映出那双碧绿的眸子。

他当然不会因为一双绿眼睛就决定把人追到手,就算他现在是一名铁匠,也是一名流连花丛的铁匠,绿眼睛的姑娘不过是花园中的一部分罢了,但,奥丁的胡子,他发誓他从那双绿眼睛里看到了跃动的明灭不定的光,像是夏夜的点点萤火。

“吾友。”

Tony把铁片扔到桌子上,头也不抬地回道:“很高兴见到你,Thor,但今天我不打算去喝酒,也不会帮你做看起来又笨又蠢的锤子,相信我,小镇上任意一个铁匠都做得出,这不值得伟大的Stark出手。”

“农场的大麦啤酒酿好了,你要来一桶吗?”Thor抓抓金色的长发,声音洪亮。

“No,”Tony语气坚定地回绝道:“从现在开始我要努力工作,不包括你的锤子。”

Thor仿佛看到随雷电倒下的一片金色麦田。

“第四条街上的酒吧来了个漂亮的小王子,一首歌五十个铜板。”Tony带好护目镜,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也许,”Thor带着微妙的表情犹豫道:“你想先来个甜甜圈?Banner的新品,他说会在店里给你留一个,但如果你去晚了……”

Tony果断地把护目镜扔到一边,在背心上擦擦手。

“吾友,我从来不知道你会对酒吧的音乐感兴趣,你从来不会把钱抛到台上,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他们太吵。”

“嘿,重点是唱歌的人,”Tony耸耸肩:“我从没在小镇上见过那样的美人。”

Thor坐在Tony对面,一脸苦大仇深。

Tony还在描述昨晚的美人:“看到他眼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如果他肯笑一笑的话——”他瞥了一眼手上的甜甜圈,“他会是像甜甜圈这么甜的甜心。”

Thor看起来忧愁极了,他机械地咀嚼着嘴里的面包,仿佛下一秒就会对着天花板大喊“奥丁的胡子”。

“Well,他来了。”

Thor趴在桌子上,身后的风铃叮铃作响。

“早安,小王子。”Tony嘴角沾着巧克力碎渣,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早安,Mr.Stark。”小王子显然对这个昨晚不断往台上扔钱的铁匠印象深刻,他不动声色地瞥了趴在桌子的Thor一眼,温和道:“你可以叫我Loki。”

Tony眨眨眼睛,看着那双大长腿走向柜台。

“作为你的朋友,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事,”Thor满脸凝重。

Tony挑挑眉。

“Loki,”他看起来有些艰难:“是我的弟弟。好吧,这没什么,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最好不要招惹他,看在从小到大他无数次恶作剧的份上。”

“真巧,我也喜欢恶作剧。”Tony耸耸肩:“但无论从哪一方面你们看起来都不像是兄弟。”

“Loki是父亲领养的孩子。”

“我以为你才是被领养的那一个,比起你的姐姐和弟弟来说。”

Thor趴在桌子上,手指捏紧杯子。

Tony的眼神完全黏在Loki身上,看他提着纸袋,迈着长腿穿过人群,在出门前给了他一个轻巧的wink。

他猛地咬了一口甜甜圈,看着Thor发誓道:“你会看到我和他在一起的。”

Thor投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事实上,小Stark完全可以把这家酒吧买下来,像他对所有的女伴那样,如果他还呆在纽约,没有带着自己的银行卡出走到某个小镇用卡里的钱给自己捡了个工作室只能暂且做铁匠挣咖啡钱的话。

“如果Rhodey知道你现在的状态,他可能会把你拉去军部做一个全身检查,包括大脑的那种。”Clint看着皱眉修改设计图的Tony评价道:“Come on,现在是酒吧时间,铁罐,把你的大脑拉回姑娘们身上来。”

Tony咬着笔头,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今晚那个绿眼睛的歌手也在。”

Tony抬头看向他:“你说Loki?”

“Loki?我可不知道他叫什么,说真的,我对他的名字一点兴趣都没有。铁罐,我可以用一年份的小甜饼发誓他不是什么好人,看他那双充满恶意的绿眼睛,我真怀疑你是怎么从那双眼睛里看出别的东西的。”

Tony脱下脏兮兮的背心,换上自己刚来时穿的那件精致的酒红色衬衫:“也许他不喜欢吃小甜饼的家伙,至少他对我很友好。”

Clint翻了个差点翻不回来的白眼。

Loki比Clint想象中要受欢迎的多,即使他昨晚才出现在酒吧。Clint看着点歌台排起的长队撇撇嘴:“果然,世界上像我这样能够一眼看透真相的人少之又少。”

他嘟囔着看着Tony踮起脚向台上的Loki挥挥手,Loki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也挥挥手。
“如果Jarvis知道这件事,我明年一年的小甜饼都没人供应了。”

“如果你让Jarvis知道这件事,你第二年的小甜饼也没人供应了。”Tony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试了一下Nat调制的新品:“Jarvis一定会告诉Howard,我的天,我都能想象到他惹人嫌的语气和表情。”
他不安分地在凳子上动来动去,晃着腿盯着杯子里醇厚的酒液,问道:“你觉得等一下我请他喝什么比较好?蜂蜜酒怎么样?”

“你觉得他像是纯情少女?”

“我觉得不错,Mr.Stark。”Loki说。他挤开Clint抬起的脚,坐在凳子上,身高优势可以让他完美的挡住Clint的视线:“你介意我叫你Tony吗?”

“当然不。”Tony挑挑眉。

Nat调了一杯蜂蜜酒递给他,Loki接过抿了一口。Tony还在一点点舔着杯壁——Nat的新品酒精偏高,但很合他的口味。

“Tony,你不是这个镇子上的人,是吗?”

“我搬来不久。”Tony耸耸肩:“而你昨晚才到。”

“是的,我暂住我哥哥那里,Thor,你知道。”他无奈地歪歪头:“即使我并不想和他住在一起,我们看起来就不是一路人。”

Tony点点头。

Loki突然凑近他,低声道:“亲爱的,你身上沾满了机油的味道,这和你的衬衫可不太相符。”

“Well,我是一个铁匠。”Tony扯扯衬衫领子:“或者说,机械工程师,如果你想这么说的话。”
“听起来都很棒。”

Tony眨眨眼睛,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不想和你的哥哥住在一起?”

“当然,即使我们共同度过了很多年,在某种程度上我还是不喜欢他。”

“你觉得机油的味道怎么样?”

“如果你说的是你身上这种的话,我不介意。”

“嘿,听着,我现在睡在工作室里,或者我的屋子随处都可以当做工作室,这样说也没错,重要的是,我的工作室里有张超大的床,三米多的那种,床垫很软——因为我不想委屈自己,你想试试吗?”

Loki头上的吊灯被挡住,Tony只能看清他微微勾起的唇角。

“当然。”

“现在我们还有时间聊点别的事情,亲爱的,你想聊些什么?你的工作,还是这杯酒?”

“我的工作?”Tony眨眨眼睛:“相信我,虽然它们很棒,机械也可以很浪漫,但它们并不适合现在聊,如果你想听,我们可以明天再聊。”

“那么我们来聊聊这杯酒?”Loki的眼睛里亮起幽绿的火焰。

“我不介意。”Tony耸耸肩。他还沉浸在把绿眼睛小王子拐回家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感受到火焰的烧灼。

“你手里那杯酒看起来不错。”

“Nat调制的新品,没有蜂蜜酒那么甜。”Tony晃晃酒杯。

Loki握着他的手低头喝了一口,猛地吻上他的唇。Tony被突然入口的酒液呛得脸颊通红,睁大的眼睛里也溢满泪水。

Loki在他的唇上舔了舔,低声道:“这样会很甜,蜜糖。”

“看起来我还需要一段时间了解你,绿眼睛的小鹿仔。”Tony舔舔唇,用一个wink回道。

“你还需要很长时间,蜜糖。”

Clint趴在桌子上灌酒,向逐渐远去的小甜饼道别。

评论 ( 8 )
热度 ( 242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