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盾铁】I’m back

@荷包包 完全写歪,OOC严重,十分对不起。




即使他可以用极短的时间解决一道物理难题,也可以在别人质疑他时迅速用事实反驳,他也不得不承认Rhodey说的话有几分道理——Tony Stark确实不适合带孩子。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看起来长期营养不良的小孩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眉心有不符合年龄的深深刻痕。

“Tony,如果你这样要求我,你也应该以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不一样,Steve,”Tony靠在沙发上慵懒地打了个酒嗝:“我是个成年人,你也是,你应该理解我有很多应酬。”他的身子不断下滑到几个靠垫之间,迷迷糊糊地嘟囔道,“我是你的养父,你应该听我的。”

Steve皱着眉,这使他看起来更严肃了一些,像是学校里刻板的老校长。他把Tony从软垫里挖出来,用热毛巾帮他擦擦脸,低声道:“Tony,Tony,你得回卧室再睡。”

Tony往软垫里蹭了蹭。Steve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从卧室抱出被子把Tony裹得严严实实,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本子,满脸认真地写道:“Tony第28次喝醉晚归。”

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着以“Tony”开头的短句,像是“Tony第六杯咖啡”、“Tony第82次熬夜”,还有用小字标注的日期。Steve皱着眉把本子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慎重地把它放进书包,又顺手帮Tony掖了掖被子,抱着另一床被子倒在一侧的沙发上。

他应该把Tony抱进房间里,就像他第一次遇到这次情况时想象的那样。Steve看着窝在软垫里头发乱糟糟的Tony,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单薄,瘦弱,其中蕴含的力量甚至连扶起Tony都做不到。

“嘿,别告诉我你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体质不好只能说明你更适合做别的事情,而不是把我抱到床上——当然,我并不喜欢别人把我抱到床上。”Tony懒懒地开口道:“你没必要也睡在沙发上,我又不是没办法照顾自己,我只是懒得走过去。”

“你需要照顾,Tony,就像上次……”

“上次只是个意外,这次我没有喝醉。”Tony说:“我知道该怎么办,我是你的养父。”

“你不是,Tony,”Steve平静地反驳道:“在法律上我们没有关系,你把我从街上带回家,我很感谢你——但你并不是我的养父。”

“你反驳我?”Tony睁开眼睛挑挑眉。

“我只是陈述事实。”Steve顿了顿:“现在你该休息了,Tony,从记录看你已经有两周没有好好休息了。”

“Well,”Tony翻了个白眼:“你现在才十八岁,Steve,别把自己搞得和八十岁一样。你这样的年龄应该活泼一点,说实话,学校有什么女孩子喜欢你的画作吗?”

Steve摇摇头。

“看来她们没什么眼光,”Tony嘟囔道:“不过大学里就会有了,你会遇到来自不同地方的女孩子们,希望她们能让你变得活泼一些。”

“我不想去大学,Tony,”Steve犹豫了一下:“我想参军。”

“What?”Tony眨眨眼睛:“你不需要用参军证明自己,Steve,大学同样可以,而且你可以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比如画画。”

“相信我,你会在学校里找到更多乐趣,比如志同道合的朋友,比如让你心动的女孩子,军队只会把你改造成更死板的老古董。”

Steve沉默着缩在被子里。

“我可不想回到家发现有人保持军姿坐在沙发上,用餐时间不超过五分钟,脑子里像是被装了一台闹钟,”他艰难地翻身面向Steve:“Jesus,如果我现在没有因为喝醉而腿软,我才不会睡在沙发上——别想瞒着我去参军,这不是什么很酷的事情。”

“你想好去什么学校了吗?”

Steve顿了一下:“Well,一所有点远的学校,我可以申请全额奖学金,Bucky也准备申请那所学校。”

“听起来不错,Bucky大侄子能帮你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你也可以跟着他去酒吧转转,学习一些必要的技能。”

“有点远的学校,Tony,我可能很久才能回来一次。”Steve直视着他的眼睛说。

“我知道,”Tony把视线转移到地板:“对现在的科技来说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如果你想我,你可以选择跟我视频聊天,或者我可以飞去你们的学校——希望那里有足够大的停机坪。”

“我可能很久才回来一次,Tony,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Steve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会想我吗?”

“嘿,在你还没来之前我已经一个人生活了很久。”Tony小声反驳道:“不过我可以勉强抽出一点点的时间用来想你——Jesus,这听起来像是什么不入流的肉麻的话剧台词。听着,我只是会偶尔怀念一下有人和我聊天的时光而已,你知道,即使是Stark,在做实验的时候也会想说点什么。”

“即便你打算毕业再回来,也不过思念而已,除非你想在那里结婚生子。”Tony翻身背对Steve,嘟囔道:“我不建议你这么年轻就跳进爱情的坟墓。”

“我不会的,Tony,”Steve发誓一样地说:“我会回来和我最爱的人结婚。”

“我从来没听你说过你有一个最爱的人。”Tony往沙发的角落缩了缩:“我睡着了。”

Steve很顺利地拿到了那所学校的offer,速度快到连Tony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在机场准备告别。

“我可以开直升机送你去,你知道的。”Tony拍拍他的肩,大眼睛里充满不满。

“我可以一个人去,Tony。”Steve张开双臂抱住他。

“Well,有什么需要立刻联系我。”Tony拍拍他过于单薄的背。

“我会联系你的。”Steve保证道。

Bucky在一旁抱着双臂,看着他们拥抱了两分钟,然后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他只在杂志和新闻中见过的Tony Stark,抬头用威胁的眼神看着他:“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正确对待自己的好兄弟,是吗?”

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留着精致小胡子的男人满意地拍拍他的肩,又转向Steve:“再见?”

“再见,Tony,”Steve深深地看他一眼,突然问道:“你会等我回来的,是吗?”

“当然。”Tony回答道。

他看向Steve。那双蔚蓝的眼睛像是突然起风的海洋,海浪从远处一层层汹涌咆哮而来,扑面而来的风把他包裹在其中。

“我会等你回来的。”他下意识地说。

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几乎和Steve失去了联系,除了每周定时的“不要熬夜”之类的短信,他没有得到过别的来自Steve的消息。

“是的,Mr.Stark,Steve好极了,听说他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学生会主席,”校长先生说:“所有老师都喜欢他,至于其他的我不清楚,毕竟就算是校长也不能监视学生的一举一动。”

“我知道了,谢谢。”Tony挥手挂断通话。

好奇心作祟而已,他只是好奇Steve会在学校里做什么,他把手机随意地仍在工作台上。当生活里那个时不时催促他早点休息、不要喝咖啡的人突然离开,他自然会好奇他在另一边会是怎么样的,或许Steve也会这样对待他的室友,告诉他们要早点休息,语气和表情都像是高中的教导主任。

好奇心作祟而已,他只是好奇Steve心仪的姑娘的模样,所以才会让Jarvis查查Steve在学校有什么走的近的女孩,即使到最后他也没有得到结果。

“把右上角那个倒计时去掉,Jarvis,看着碍眼极了。”

“我认为它能有效地提醒您Mr.Rogers回来的时间,”Jarvis回答道:“自Mr.Rogers去上大学后,您从无意识地喊出他的名字到现在每天都会问我‘Steve什么时候回来’。”

“嘿,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我可没有这种需要待足四年才回家的经历——我读大学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他顿了一下:“而且四位数的倒计时没什么意义。”

“如果您坚持的话。”

屏幕右上角四位数的倒计时慢慢消失,Tony撇撇嘴:“Well,给我找点工作,Jarvis,调出我之前删掉的那些设计图,我觉得它们还能被修改成别的样子。”

四年的时间并不长,他只需要度过四个冬天,而且他还能参加各种酒会,在别墅里开派对,不需要顾忌还有一个不善社交的人在场。

“Jarvis?”

“Sir,有什么吩咐?”

“帮我查查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派对。”Tony说。

“SI的年会,sir,Miss.Potts希望您能出席。”

“告诉她我会出席。”Tony顿了一下,改口道:“不,告诉她我不会去。”

“我得先把这几年没完成的工作完成。”他耸耸肩,解释道。

到第二个冬天时Tony还在工作室里敲敲打打,他在转椅上转来转去地逗弄Dummy,一边问道:“Jar,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派对吗?”

“没什么,sir,”Jarvis回答道:“按您的话说,这些聚会里只有希望和您谈生意的商人和远不如您酒窖里藏酒的酒。”

“Boring——”Tony评价道:“Steve怎么样了?”

“校长先生说他已经是学生会主席,还参与了系内的画展——关于这些您知道的比我清楚。”

“好吧。”Tony耸耸肩,看向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也许我应该出去走走,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咖啡店里喝过咖啡了,在冬天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棒极了!”

他随意裹了一件大衣,用帽子和墨镜遮住除了小胡子以外的部分。

“我以为只有圣诞节会有这么多人。”他嘟囔道。

“今天是圣诞节,sir,在您起床时我向您说了‘圣诞快乐’。”

“是吗?”Tony耸耸肩:“那我们应该去喝一杯圣诞专属咖啡。”

他绕过一个街角,迎面走来一个背着大包的旅人,他低着头,向里让了让。

“Tony?”

“嘿,你认错了。”他反驳道。

“Tony!”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我怎么会认错你?这么冷的天气你穿的太薄了,你去做什么?喝咖啡吗?说实话,这是你今天的第几杯咖啡了?”

他抬起头摘下墨镜,金发蓝颜的旅人有一张熟悉无比的甜心脸。他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Steve?”

Steve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笑容。

“你为什么突然,突然变化这么大?”Tony看着面前比他高出一个头,和那个瘦弱的Steve相似的只剩下甜心脸蛋和澄澈的蓝眼睛。

“我也不知道。”Steve在衣服上蹭蹭手心,给了他一个拥抱。

“如果不是你提到咖啡,我几乎认不出你,说真的,你从没给我发过照片。”Tony抱怨道,他在归来的年轻人温暖的怀里拍拍他的背:“我们去咖啡店谈谈怎么样?”

“不,”Steve皱起眉,表情像是高中的教导主任:“不过我可以给你做蓝莓派,Bucky说我做的蓝莓派可以用来宴请全系的女生。”

“好吧。”Tony勉强点点头:“那么我们回家。”

他拍拍Steve的肩,示意他放开手。

“Tony,你欢迎我回来吗?”

“当然,”Tony下意识地回答道,他抬起头,又一次看到了Steve那双泛起波澜的眼睛,沉重的海风席卷过他,他莫名地有些心跳加速。

“欢迎你回来。”他舔舔唇,回答道。

“我回来了。”Steve突然侧头吻吻他的脸颊:“回来和最爱的人结婚,就像我离开时说的那样。”

评论 ( 3 )
热度 ( 152 )
  1.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青三凉 转载了此文字
    AU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