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For you

伯爵红茶在昏暗的灯光下映出可乐的颜色,Tony皱着眉抿了一口,语气里带着丝丝嫌弃:“Kid,我宁愿你请我吃的是汉堡王,对我来说,红茶甚至不如可乐有吸引力。”

“对不起,Mr.Stark,但这家店有您最喜欢吃的芝士派,如果您不喜欢红茶,可以换成柠檬水。”Peter小声辩解道:“而且您说要和我谈一些事情,这里的氛围看起来要比汉堡王好一些,电影里都是这样的,他们从不在汉堡王谈事情。”

“Well,但你并没有帮我点芝士派——你甚至连甜甜圈都不给我,医生可没有说我连一颗糖都不能吃。嘿,我要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可以和你约在大厦。”Tony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我还以为终于可以脱离Pepper的监视吃一些高热量食品。”

“对不起,Mr.Stark,”年轻人紧张地仿佛要把自己的手指拧成麻绳:“我只是觉得Miss.Potts坚持的是一定有道理。您,您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丢下还没来得及听的六十条语音信息来找你。”Tony冲他眨眨眼睛,满意地看到年轻人脸上浮现起窘迫的红晕:“你说你已经向心仪的学校发出申请了?”

“那是一个月前,Mr.Stark,我已经收到MIT的offer了,如果您有听倒数第十条语音您就能知道。”

“Congratulation!”Tony挑挑眉:“你知道我很少有空闲时间,而Friday总是习惯按时间顺序播放语音信息——她觉得这样子我至少不会错过剧情。”

“您还在忙协议的事情吗?”Peter忍不住问道,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冲,立刻压低声音:“对不起,Mr.Stark,只是,只是因为惊讶。”

但当然不是因为惊讶,他只是痛恨那个让复仇者分崩离析的协议,或者说,避无可避的导火索。

“我可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的,kid,我只是想来问问你大学的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Tony抿了口红茶,突然道:“哦,对了,你觉得我的实验室怎么样?”

“棒极了,Mr.Stark,世界上没有什么能与您的实验室相比的,就像世界上没有人能与您相比,”他看着对面小胡子男人一闪一闪的眼睛,悄悄舔舔唇:“几乎80%超英的武器都出自那里,是您赋予了它这种价值。”

“我很满意你喜欢它。”他听到Mr.Stark似乎轻笑了一声后说。

“接下来我还得去一趟Pepper那里,她总有很多借口让我离开实验室。”Tony瞥了一眼手表说。

“Mr.Stark,”Peter连忙站起来看着他:“您,几周后我就要开学了,您会来送我吗?”

“Stark的私人专线?”

“不,我只是希望能在车站和您道别。”Peter低下头,有些委屈:“我会有很久很久见不到您。”

Tony怔了一下:“当然,这只是个小要求。你可以提更多要求,通过语音,不过你得先告诉Friday从哪一条开始播放。”

Peter涨红脸点点头。他越过桌子拥抱了Tony,脸埋在他的肩上有些委屈:“Mr.Stark,我想和您一起做实验。”

“也许下周?”Tony笑着揉揉他的头发:“不久你就可以在我的实验室进行实验了。”

他看着Mr.Stark带好墨镜,穿过人群钻进车里,中途转身向他快速地抛了个飞吻。



“是他主动要来送你的吗?”May在他耳边小声道:“我就知道Stark没安什么好心,这明明应该是……”

“是我要求Mr.Stark来的。”Peter小声解释道。他快步走上前给了呼吸有些急促的小胡子男人一个拥抱:“谢谢您来送我,Mr.Stark。”

Tony拍拍他的肩:“你的Aunt May看起来像是吃醋了。”

“没,没什么,她只是有点惊讶。”Peter磕磕绊绊地解释道。

Tony揽着他的肩膀一边向May走去一边说:“本来我可以直接把你从家送到车站,但律师总是有很多问题,”他耸耸肩,“幸好Friday已经学会如何在最短的时间赶到车站。”

“律师?您还在处理……”

“别想太多,kid,那些问题除了利益谁都解决不了,只是一些私人问题。”他凑近Peter,低声道:“听着,有什么事情立刻联系Friday,我不想再看到蜘蛛侠挂在飞机上一个人对决敌人。另外,接下来我会很忙,所以不一定有时间听你的语音,有什么紧急事件直接告诉Friday就好。”

Peter点点头。

May抱着双臂看着他们走过来,那个揽着她侄子的Stark向她露出一个笑容。

他一定时常用这种笑容迷惑Peter,她想着对Peter说:“你该走了,Peter。”

Peter乖巧地点点头,给了她一个拥抱,顺便吻了吻她的侧脸:“冬天再见,May。”

“冬天见。”她耸耸肩,看着Peter回身再一次拥抱了Stark。

“Mr.Stark,我可以吻您吗?”Peter小声要求道。

“向你对May那样?当然可以,kid。”Tony回答道。

年轻人在他的侧脸印下一个吻,轻柔的像是在对待什么珍宝。

“冬天见,Mr.Stark。”

“Well。”Tony拍拍他的肩:“你该走了。”



“Mr.Stark是因为事情太多才没有回复你,Peter,在车站的时候他不是这样说了吗?”Ned分析道:“他也许还在忙那些事情,难度和《纸牌屋》差不多,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

Peter摇摇头。

“而且他并没有必要回复你的日常问候和流水账,你对Aunt May都没有做到这一点——每天向他汇报你的行动,甚至连你加入了什么社团都要告诉他,你以后去酒吧和姑娘在一起也要时刻告诉他吗?”

“我不会和姑娘在一起。”Peter小声嘟囔道。

“如果是我,我也不知道回复你什么。但你真的想要的话,可以试试在前面添一个加急符号引起他的注意。”

“不,”Peter严肃地反驳道:“我不能这样欺骗Mr.Stark。”

“好吧,那你继续守着你的手机等待回复吧。”Ned翻了个白眼。

这段时间Mr.Stark可能一直待在实验室,他没有出现在任何新闻,没有出现在酒会,连那些捕风捉影的娱乐新闻都没有他的身影。

手机震动了一下。

“您有一个快递请在今晚20:00前签收。”

Peter跳下床,对一脸惊讶的Ned解释道:“一个快递,可能是Mr.Stark寄给我的。”

“新战衣吗?”Ned问道:“嘿,Mr.Stark果然很关心你。”

Peter忍不住勾起嘴角。

五分钟后他抱着一个纸袋跑上楼,郑重地把它放在桌子上。

“这看起来并不像是战衣。”Ned评价道。

“像是什么资料。”Peter回答道:“也许是一封信。”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纸袋,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纸。

Peter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来。

“很抱歉,kid,这张纸意味着你得丢下学业回纽约一趟——不过很快,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我没有回复你的信息,当然我都听过了,我只是觉得我的回复对你的人生来说可能是一道障碍。”

“发生了什么?”Ned轻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也许Mr.Stark现在需要我。”但他并没有通过Karen通知。

“Ned,Ned。”他颤抖着一边换战衣一边说:“我得回纽约一趟,帮我请个假。”

“嘿,就算你要回纽约也要先买车票——Peter,你的理智呢?”

Peter把那张纸塞进书包,又把自己的钱包扔进去,戴上头套跳出窗外。

“Karen。”

“路线规划成功,从右前方翻出去,有一辆往纽约方向的车经过。”

“Karen,Friday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她没有告诉我。”Karen回答道。

Peter蹲在车顶上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嘿,没什么,Mr.Stark可能只是想玩一个小游戏,给自己一个惊喜。他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心脏因为被紧张笼罩跳的越来越快。

他在车顶上不断移动着,终于看到隐秘的基地越来越近。

“Karen?”

“Friday和Miss.Potts在等您。”

他趔趄着冲进基地,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Pepper缓过神来。

“Peter,欢迎回来。”女强人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Tony把他的所有实验室和仪器都送给了你,所以你得回来接收。”

“Mr.Stark在哪?”

“两天前他已经下葬了,你知道他心脏一直不好,”Pepper平静地回答道:“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说,他留下了遗嘱,律师公证过的。”

“但,但……”

“没有葬礼,到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也只有几个人,包括Friday。”Pepper讽刺地勾勾唇角:“他不需要别人为他悲伤。”

Peter怔怔地站在原地,Pepper把视线转向另一边。

他们像是黑暗中的两尊雕像。

时间凝固几分钟后,Peter一步步走向实验室。里面仍像之前那样,Dummy转动机械臂,又安静地垂下。

他走出实验室,看向Pepper:“我要回学校了。”

Pepper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Mr.Stark才不会待在冰冷黑暗的地方,他只是想换个地方生活。”Peter低着头说:“他还没有回复我的信息。”

Peter低着头走出基地——他在几百条语音信息里掺杂了表白,Mr.Stark还没有回复他。

“Peter,”Karen出声道:“Friday说,Mr.Stark听过您的语音……”

“我知道,但他还没有回复。”

“他一定会回复的。”

Peter站在树丛的阴影里,紧握着手机。

“他会回复的,我会等下去。”

不论光阴短,不论岁月长。

评论 ( 48 )
热度 ( 302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