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虫铁】BLAHBLAH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花店门口也挂出了显眼的粉红色牌子,写着大大的“来谈场恋爱,趁春暖花开”。

在花吐症曼延的第三个年头,人们终于弄清楚它的规律并加以利用。商家配合着花吐症曼延的季节在商店门口摆满泡泡机,不断地制造粉红泡泡;花店开始以“爱她就吐这样的花”为名售卖各种反季节花卉;还有环保部门,垃圾分类已经详细到吐出花朵的品种,这些花会被运到足够远的地方销毁,以免不知情的人染上花吐症。当然,也有一些人把吐出的花放在仓库里作为爱情的纪念。

Peter戴着口罩从冒着粉红泡泡的人群里艰难地挤出来,看向一旁小心翼翼护着怀里的几朵鲜花的Ned。

“嘿,说真的,你真的准备把这些拿到Liz面前,告诉她这是你吐出来的?”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做,Peter,多的是这样做的人,”Ned耸耸肩:“你不准备买一些吗?”

Peter摇摇头:“我还没有吐过花。”

“我也没有,很多人都没有,这只是显示自己不落后的手段而已——闪电已经嘲笑过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吐过花这件事了,我可不想再听到他说我们还是幼稚的小鬼。”

“说不定他自己也没有吐过花。”

“他吐过,”Ned笃定地回答道:“去年他和Liz说话的时候吐出了一箩筐的黄玫瑰。”他用手肘撞撞Peter,“说起来你也很喜欢Liz,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吐过花?”

“我也不知道,”Peter困惑地皱起眉:“我应该是喜欢她的——也许我应该去碰一下闪电吐出来的那朵黄玫瑰?”

Ned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你还不如去买两张宣传着‘听后忍不住吐花’的专辑。”

“下午我们还要去参观SI,我不能……”

“好吧,你不能在SI出丑,”Ned翻了个白眼:“说不定你会在进入SI的瞬间吐出花来,自从知道我们得到这个机会后你每天都会跟我说一遍。”

Peter抓抓头发,忍不住笑了笑。他对下午的参观充满期待,当然,在无数个在SI大楼前驻足的周末后,他终于可以走进去,参观Mr.Stark工作的地方。

Mr.Stark,Peter的思绪一瞬间飘回空气中还没有充满粉红泡泡的时代,他可以在各个频道看到Mr.Stark的脸,可以在任何一个报刊亭买到关于他的杂志,也可以把他的海报贴满房间,而他现在只能看着几年前的杂志——在花吐症肆虐的第一年,面对满城花朵束手无策的政府只能通过控制源头来控制疯狂的追星族,他们甚至会给在电视上出现的名人们打上一层厚厚的马赛克。这样的方法在发现花吐症可以治愈后逐渐被更温和的手段代替,但在花吐症蔓延的四月,政府仍然会选择适当减少源头来减轻负担。

“Peter?”Ned腾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晃:“Peter,你真的见过Mr.Stark本人吗?”

“当然,”Peter嘟囔道:“就算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他本人怎么样?”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Peter窘迫地回答道:“我只记得他很好。”

Ned翻了个白眼。

Peter咳了咳,他的喉咙有些痒,每次想到Mr.Stark都会这样,他的房间里还藏着几张Mr.Stark的海报。

他更加用力地咳了咳,企图赶走存在感越来越强的痒。

“欢迎来到SI,”工作人员把参观牌一个个发给他们,微笑道:“用Mr.Stark的话来说,你们会对这一切感到无比幸运,SI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跟好你们的讲解员,祝你们好运。”

Peter把制作精巧的参观牌挂在脖子上,手指紧紧捏着薄薄的卡片。在多年后终于又一次踏入SI,踏入Mr.Stark工作的地方,这个认知让他的手指忍不住微微颤抖。

他吊在队尾,转过一个个摆满了成品的玻璃展柜,有一些散件随意地散落在地上,被黄色的警戒线围起来。

“那些是Mr.Stark实验室里的半成品,虽然Boss认为它们毫无用处,但毫无疑问正是它们奠定了成功的基础。”讲解员用赞叹地语气说:“即使已经见过成品,我们也用了很久才辨认出它们原本的用处。”

“那些只是废件而已,如果不是Pepper把它们从实验室清理出来,我甚至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Peter猛地回头,嘟嘟囔囔的小胡子男人推推墨镜,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Mr,Mr.Stark。”

“嘿,小声点,”故事的主角小声说:“我可不想给你们这些大学生讲解什么,我来看一眼你们参观已经算完成Pepper的任务了。”

Peter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有什么东西涌到嘴边,他放下手,手心里是一朵小小的雏菊。

“看来我遇到一个大麻烦。”Tony说。

他抓着Peter的手迅速走向电梯。

等Peter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抱着一个垃圾桶坐在私人实验室唯一的凳子上,小雏菊在垃圾桶里堆出一个小尖。

“Mr.Stark,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在来之前我还没有患上花吐症。”

“也许是因为你在SI遇到了喜欢的姑娘,”Tony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这没什么,年轻人,我不会因此怪你。”他顿了一下,“你看起来有点眼熟。”

“我,您在几年前带我参观过SI,”Peter涨红着脸,一边解释一边用垃圾桶接着因为不断轻咳涌出的小雏菊:“在十年前,您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后邀请小孩子进入SI参观,我就是幸运的其中一个,”他偷偷瞥了一眼Tony,补充道,“我是被您牵着的那一个。”

听起来像是Pepper会强迫他做的事情。Tony拍拍他的肩膀:“你现在怎么样?”

“我考上了您的大学,”Peter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花回答道:“我还想毕业后在SI工作,您太棒了,我总是忍不住幻想在您身边工作的样子,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在花吐症出现之前,我还保存了您所有的海报,现在只有一些了——两年前花吐症差点淹没了纽约,有人来收掉了一些。但我还偷偷藏着关于您的所有杂志。”

“我是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Tony微笑着打断年轻人滔滔不绝的演讲,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太过炽烈,让常年和金属打交道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你还在不停地吐花,需要帮你叫医生吗?”

“不,不,我很好,Mr.Stark。”Peter可怜兮兮地看向他:“是我打扰您了吗?”

“并没有。”Tony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

Peter又咳了一会儿,终于不再吐花,他放下垃圾桶,窘迫地看向Tony:“Mr.Stark,谢谢您,我,我现在该归队了。”

“你不想参观一下他们参观不到的内容吗?”Tony鬼使神差地说:“我是说,你现在回去已经错过了很多东西——虽然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你想参观我的实验室吗?”

“我可以吗?”

Tony看着他突然被点亮的眼睛,点点头。

“如果不是你吐花在先,我会以为你爱上的是实验室的仪器。”Tony把凑得过分近的Peter从仪器前拉开。

“不,Mr.Stark,我,我只是觉得它们很神奇,”Peter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它们协助您完成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实验。”

“Well,但你得承认主体是我的大脑,”Tony拍拍他的肩:“人类的大脑永远比仪器有用得多。”

Peter愣愣地看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点点头。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工作台上,连带着Mr.Stark的西装扣子都在闪闪发光,Peter轻声咳了咳,猛地捂住嘴,潮湿的花朵再次源源不断地被吐出来,从他的指缝溢出,颤巍巍地展现在Tony眼前。

“Jesus。”Tony喃喃道。

“不是因为仪器,Mr.Stark,”Peter慌忙解释道:“我才不会喜欢仪器。”

满手的花瓣随着他的动作落了一地。

Peter慌张地看向他。

“没关系,kid,”Tony耸耸肩:“不过为了让你提前熟悉工作环境,你得自己清理它们。”

Peter点点头,随即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

“有一个实验室助手也不错。”Tony耸耸肩。

他轻轻咳了咳。

Peter的视线缓慢下移。

一朵小雏菊正粘在他的手背上。

评论 ( 8 )
热度 ( 402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