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三凉

All铁。OOC。
懒是要不得的。

【锤铁】如也

@S


Thor猛地坐直身子,茫然地盯着前方不停地急速喘息。

“嘿,嘿,你还好吗?”Tony抽空从后视镜瞄了他一眼:“我还需要把你送到医院吗?忘了说,你那件充满戏剧效果的披风正被踩在你脚下,如果你想把它完整地还给戏服租借处,我建议你先把它捡起来。”

“这是哪儿?”

“托你的福,我也不知道,”Tony耸耸肩:“雷电让我和Jarvis断开了联系——更神奇的是你居然还活着,说实话,在雷电中活下来的感觉怎么样?像不像第一次买彩票就拿走了奖池的所有东西?”

“这是哪儿?”Thor一字一顿的吼道。

“Calm down,Well,我现在只能保证你还在地球上。”

Thor瞪着前方的背影。

“别那样看着我。”Tony转身摘下墨镜,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我也不想惹你这个大麻烦,但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我刚刚是不是说了‘见死不救’,好吧,你还活着,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在雷电下会受伤,所以才把你搬上车,不得不说你太重了。如果不是雷电让我和Jarvis断开联系,我们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Thor被那双近在咫尺的大眼睛看得愣了一瞬:“Jarvis是谁?”

“我的AI管家。”Tony回答道。

Thor点点头,指着方向盘问道:“你不需要一直扶着它吗?”

“不需要,自动驾驶系统还很正常。”Tony顿了一下,问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Thor诚实地回答道。

“真该怀疑你是不是地球人。”Tony嘟囔道。

“我来自Asgard,”Thor严肃地看向他:“我是Asgard的大王子。”

Tony看着他,低声道:“Jesus,我应该把你送到精神科去。”

“如果不是这场该死的雷电,我现在应该在露营区,那里至少有十二个姑娘。”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而我现在连导航卫星都连接不上。”

“你口中‘该死的’雷电是因为我,”Thor特意加重了语气:“我被彩虹桥传送到中庭——就是地球上,雷电是雷神的标志。”

“不好意思,”Tony转头看向他:“你介意再说一次吗?”

“我是雷电之神,Asgard的王子,Thor Odinson。”

“我确定我应该把你送到精神科去,至今我还不知道有谁会把北欧神话当真。”

“我说的都是真的,”Thor看着那双明显盛满不相信的大眼睛,忍不住叫道:“奥丁的胡子。”

“嘿,那是谁,你的表兄弟?”

“那只是Asgard常用的一句感叹语。”他有些挫败地低下头:“我应该怎么做你才能相信?”

“放轻松,你没必要证明给我看——我又不会真的把你送到精神科,不过交给警察是个不错的选择。另外,你介意用披风遮一下你的戏服吗?配合你的发型看起来像是莎士比亚剧的演员,我可不想带着一个演员到处乱跑。”

“这是神明身份的象征。”Thor抓抓自己的长发,叫道。他打了个响指,身上的衣服变成和Tony相似的款式:“你们地球人都喜欢这样穿吗?”

他伸直手臂,感受因为修身西服的包裹而无法舒展的肌肉。

“Wow,”Tony干巴巴地回答道:“也不是,这只是我的习惯,姑娘们喜欢我这样。这是你们剧院常用的戏法吗?一键换装?”

“Asgard的一门选修课,我只能勉强维持在及格边缘。”Thor皱着眉曲起手臂:“姑娘们为什么喜欢你?你看起来很……”他酝酿了一下,继续道,“娇小,Asgard的姑娘更喜欢我这样的勇士,高大,勇武。”

这个男人有一双过分漂亮的大眼睛,Thor暗暗地想,忍不住又瞥了一眼Tony的脸,他还有卷翘的睫毛和精致的小胡子,头发也卷卷软软的,好吧,其实他很招人喜欢。

Tony猛地踩下刹车,跑车在路上画出两道长长的划痕。他几乎整个人转过来看向Thor:“你刚刚用的形容词是什么?”

Thor的眼神忍不住停在小胡子男人扭转的腰线,那条曲线因为敞开的外套更加明显,领带因为过于激烈的动作有些凌乱。Tony不耐烦地松了松领带,再次问道:“你刚刚用的形容词是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和我比起来你过于,”他抬手随意画了一个人形:“小,看起来不能上阵杀敌。”

“现在不需要上阵杀敌,”Tony瞪了他一眼:“天才的大脑和充足的金钱,这两样就能让姑娘们喜欢我。”

“好吧。”Thor回答道。

Tony重新启动跑车,带好墨镜看着向不远处路边的便利店:“希望这家便利店能刷卡。”

路边的小店当然不能刷卡。富可敌国但没有现金的Tony Stark只能借用放在柜台的老旧座机联系了Jarvis,在确保Jarvis知道自己的位置并保证会让另一辆车尽快赶到后终于松了口气。

“那场雷电让我的车和卫星失联,我们只能在这里等到另一辆车过来。”Tony说。

“我对此感到很抱歉。”Thor真诚地回答道。

Tony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

五分钟后,他们并肩坐在店旁的草地上,旁边还有几瓶Tony特意为露营准备的、从Stark家的酒窖里选出的、想要和姑娘们一起分享的红酒。

“中庭人的酒淡而无味,”Thor一边说一边仰起脖子灌下大半瓶:“但用来解渴效用非常。”

Tony学着他的样子灌下一口红酒,被汹涌的酒意呛得咳了咳。

“你的故乡,我是说,Asgard,怎么样?”

“哦,那里是天堂,”Thor赞叹道:“那里有九界最美的星空,”他顿了一下,偷偷瞥了一眼Tony的眼睛,“还有九界最烈的酒。”

“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吗?”Tony挑眉:“金发,大胸,蓝眼睛,穿着铠甲,红色的披风,从雷电里平安地活下来,还会糟蹋这些酒窖里的红酒。”

“不,Asgard也有平民。”

“Well,一个关于神话的基本问题,”Tony耸耸肩:“你们会飞吗?像是神话里那样,飞来飞去,随意留情。”

“那只是中庭人的猜想,”Thor反驳道:“Asgard也有中庭人又丑又蠢笨弱小的传说。但是,我,Asgard的王子,雷神,当然会飞。”

Tony吹了声口哨:“选修课?”

“我这门课的成绩很好。”Thor抓抓长发。

“好吧,”Tony猛地直起身看向他:“介意向我展示一下你的成绩吗,优秀学生?”

他应该拒绝的,神明不应该在凡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

“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证明我的成绩,”Thor看着那双大眼睛鬼使神差地说。他打了个响指,电流在他的指尖快速窜过。

Tony伸出手想要触碰它。

“你可以用某种容器把它收集起来,触碰太危险了。”Thor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

“好吧,”Tony耸耸肩:“你来地球有什么计划吗?风景?美食?还是什么特别任务?”

“没什么,”Thor显得有些窘迫:“这只是一场意外——有美食会很棒,实话说,我现在饿极了。”

Tony打了个响指:“很好,我可以提供给你美食,想要什么都可以,保护动物除外。”他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Thor的指尖,“作为交换,让我研究你的电流怎么样?”

“如果你想的话,我还可以带着你飞一段路,”Thor说:“但我不能确定中庭人能不能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被抱着飞。”

“好极了,合作愉快,”Tony顿了一下:“两周之后我可以自己飞。”

“Asgard从来没有中庭人也会飞的传说。”Thor叫道。

“嘿,只是我,”Tony说,他看着Thor茫然的眼睛得意地挑挑眉:“你会知道的。”

这样他可以把这个金发大胸的神明留在大厦里多几周,他是说,谁会对一个神明没有好奇心呢?他看起来辣极了,而且他还会放电——字面意义上的功能。

Thor不明所以地点点头,灌下一口红酒。

如果Tony想要,他可以展现更多的神力,比如喝完一大桶酒,这样就能在这个中庭人身边多呆一段时间,他是说,谁会拒绝一个眼睛里装满星辰、试图比肩神明的人呢?

评论 ( 22 )
热度 ( 648 )

© 青三凉 | Powered by LOFTER